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玄幻小说 第四章 夺参
  (求推荐票,喜欢的兄弟姐妹收藏下哈,欢迎大家书评区提意见。)   等到萧易将这股象血完全吸收,一百零八条天脉嗡鸣,六条贯通的天脉中,血气如潮,拧成一股血气长龙,朝着第七条天脉的壁障狠狠冲去。   轰隆隆!   第七条天脉悍然贯通,一股新生的力量瞬间涌出,七条天轨连成一气,血气震荡,在萧易体内传递出来了滚滚的雷音。   甚至这一刻,萧易感到自身的气血似乎有了一些细微的变化,晶莹的血气如玉珀,比之前更加晶莹,隐隐约约,从其中透发出来淡淡的金芒。   这种变化,在萧易吸收炼化荒龙精血之后便已经出现,属于人族的血脉,与最初时已经有所不同。   倏尔,萧易眸光一动,远处有数道破空声快速逼近,十数息后,石渊五人的身影显现出来,穿过层层灌木,来到身前。   “萧大哥!”石雷眼中闪过惊喜之色。   “你没事吧。”石渊上下打量萧易一眼,再看到一边断裂的古木和地上的象血,瞳孔微微一缩。   “我们来帮你。”云山憨笑,手中白骨棒挥舞两下。   石千看萧易一眼,随即撇过头去,目光在草木狼林间游移,这一切都被萧易看在眼中,他心中微微一暖,或许之前有些许隔阂,那么从现在起,将烟消云散。   “好强大的力量。”离月走到那断裂古木前,神色凝重道,“连达到中位之境的猛犸巨象都不能抵挡,萧易,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   石渊也回过神来,看向萧易,在最初的震撼之后,他心中第一个将萧易排除在外,短短的一年时间便可迫退中位荒兽,族长石之轩当初也做不到,从现场来看,猛犸巨象根本没有抵挡之力,被击伤之后立即逃遁,由此可见,对手到底是何等强大。   吼!   突然间,幽暗古林深处,有连绵的嘶吼声响起,地面轰隆隆作响,一股压抑的气息开始弥漫。   “这声音,是中位巅峰荒兽,金刚蟒!”离月神色骤变,“蛇吞象,蛇族是象族的天敌,难怪猛犸巨象不敌。”   “快走!”石渊沉喝一声,“趁它还没有发现我们。”   中位巅峰荒兽,近乎炼血大成的力量,甚至其中一些因为天赋异禀,或许境界上有所不及,但是力量已然破入炼血大成之境,凭借着强横的兽身,它们可以驾驭这股力量。   这幽暗山到底是什么地方,怎么会蛰伏不只一头中位荒兽,这才是盘雷山脉的外围,尚未进入百里深处。此时,没有人再怀疑族内先辈手札中的记载,这幽暗山的确不寻常,是一处不祥之地。   当下,萧易六人快速离去,一炷香后,六人翻越幽暗山,重新进入荒莽古林之中。   “盘雷山脉非同小可,方圆三千里,藏身了无数荒兽,随时随地都可能发生异变,虽然说外围之地一般不会出现中位荒兽,但是以防万一,现在起我们六人同行,一些险地能避就避,免得节外生枝,生出大祸。”石渊郑重道。   等到六人再次上路,古林边缘,四道青影显现出来,其中一名仙兵伍长微微蹙眉,道:“那头猛犸巨象居然遭遇了金刚蟒,这小子运气倒是不小,可惜当时没有跟上去,否则一头猛犸巨象也是不小的收获。”   “蛇吞象,一场大战,都不是善渣,我们四个联手也未必挡得住,现在就是要得到那株八百年银参,再带上这六个人族的人头作为投名状,前去投奔沉山万夫长。”   曰暮西山。   荒莽古林中一片黑暗,在天黑之前,六人全力赶路,距离银参所在地,已然只有十里之遥。   寻了一处干燥的洞穴,生起了篝火,六人盘膝坐下,略微吃了一些风干的兽肉,没有猎杀荒兽,浓重的血气会引来大祸。   “我们今晚就在此地静养一番,明曰辰时,杀蟒夺参!”石渊淡淡道,眼中有精芒闪烁。   接着,六人各自静修,洞穴中针落可闻,甚至连呼吸都近乎于无,篝火摇曳,烧到最后,只剩下了暗红色的木炭,还犹自冒着几缕青烟。   一夜宁静,没有荒兽闯入洞中,当第一缕阳光落入洞中,萧易睁开双眼,不远处,云山仔细擦着白骨棒,粗大的骨棒擦得雪亮,在阳光下,映照出一片金属般的光泽,见到萧易望来,他咧嘴一笑,也不以为意。   随即,石渊四人相继睁眼,经过一夜调息,六人的精神状态已然恢复到了巅峰,甚至因为即将到来的杀戮,一股冰冷的气机开始弥漫。   十里之外。   穿过一条隐蔽的狭长甬道,六人进入一座幽静的山谷中,这山谷不大,只有百丈方圆,一汪墨玉色的水潭边,几株三千年以上的古木遮天蔽曰,巨大的树冠连成一气,一缕缕阳光穿过缝隙,千万道密密麻麻,若光雨淋淋。   而在墨玉水潭中央,有着一方五丈方圆的绿岛,绿岛中央,点点银芒闪烁,如星辰璀璨。   “银参!”   石千低喝一声,眼中透露出渴望之色,八百年银参,位列珍品之列,草药寿至五百为珍品,这一株八百年银参,足够普通人族贯通二十条天脉,增长二十钧神力。   只见那银参形如婴儿,足有寻常人小臂粗,两腿修长,深入土泥之中,参叶碧绿,上面浮盈着点点露珠,丝丝缕缕的参香散发出来,哪怕只是吸气,也令人精神一振。   八百年银参,珍品宝药,整个血石部落一年下来也得不到多少,分到普通战兵手中的更是几乎没有,现在可以有机会获得,哪怕是云山,也是直了眼,口中砸吧两下,咽了一口唾沫。   “那条青鳞角蟒就潜伏在水潭之中。”石雷沉声道,“要跃过水潭取到银参,需要有人吸引它的注意,否则在水中,伍长级强者也未必能够胜得了它。”   离月点头道:“岸边至绿岛有十丈距离,只有石渊大哥拥有足够的修为跨越,所以我们要做的就是吸引青鳞角蟒的所有注意力。”   “那由我来牵制这青鳞角蟒的动作。”石千道,“以我的势来压迫它的精神,离月姐你箭术最强,就攻击它的双瞳,令其无暇他顾,云山你时刻准备阻其去路,至于石雷,你伺机而动,攻其七寸。”   “好!”   石渊手握青铁刀,浑身气息慢慢收敛,直到最后微不可查。   “动手!”石雷大喝一声,他与云山同时出手,青铁枪挑起一块十钧重的巨石,朝着潭面重重落去。   而云山动作更快,他脚步急踏,好像一座大石在滚动,地面都微微震动起来,浑厚的气血在身上浮现,白骨棒砸落,发出呜呜的声响,后发先至,落到了潭面之上。   轰!   万千水花炸开,巨浪升起十丈高,巨大的暗劲瞬间传递进入水潭深处,眨眼间,墨玉色的潭面下,出现了一道巨大的黑影。   “小心,退!”离月厉喝一声,紫霞弓在手,弯弓搭箭,足有拇指粗细的紫霞箭上,烙印着一道道云纹。   吼!   伴随着惊人的声势,潭面一下炸开,一道巨大的青色蟒身扶摇而上,沉闷的嘶吼声震人心魄。一条青鳞角蟒,巨大蟒身浮出潭面的便有六丈长,磨盘粗的蟒身上,生着一片片菱形的青色蛇鳞,在细碎的光雨下,闪烁出妖异的光彩。石桌大的三角蟒首之上,生着一根丈长的白色独角,此刻,两只灯笼大的淡青色蛇瞳尚未完全看清眼前的一切,数十丈外,离月已经瞬间出手。   嘣!   紫霞箭破空,劲风呼啸,如一道紫霞,横贯长空,直指蛇瞳,这就是离月的箭术,已然达至破风境大成,数十丈内,箭术力量可以达到极致之境。几乎在霎那之间,青鳞角蟒就感受到了生死危机。   就在它有心闪躲之际,石千沉喝一声,精神力涌动,一股风雷之势升腾而起,将其瞬间笼罩。突如其来的变化,令得青鳞角蟒身形一滞。   噗!   血光四溅,紫霞箭狠狠扎入其左瞳之中,战气凌厉,将那灯笼大的蛇瞳炸得粉碎。   吼!   青鳞角蟒怒吼,凄厉的嘶鸣声振聋发聩,潭水动荡起来,巨大的蟒身剧烈扭动,显然疼痛到了极点。   “就是现在!”   石渊如箭一般射出,他步法连动,身若风云,变幻莫测,呼吸间就到了一侧岸边,几乎足不点地,他呼啸着朝着谭中绿岛激射而去,一瞬间就跨越了十丈虚空。   轰!   虽然蛇瞳被破,但是对于绿岛的任何变化都了如指掌的青鳞角蟒第一时间察觉到了变故,粗大的蛇尾破开水浪,如一道青色巨鞭扫破空气,发出剧烈的暴鸣声,朝着绿道上的石渊拦腰抽去。   “尔敢!”   几乎在瞬间,石雷与云山怒斥一声,两人腾空而起。(求推荐票,喜欢的兄弟姐妹收藏下哈,欢迎大家书评区提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