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玄幻小说 第十章 背井离乡!
  一座幽静的山涧中,清泉汩汩,一条碧玉般的溪流边,有着一块块大小不一的青石,上面生满了青苔。山涧里的天地精气十分浓厚,空气微微泛白,散发出来淡淡的清香,在溪流边,一块足有三丈方圆的青石上,一口紫色长剑静静悬浮,这是一口断剑,但在断口之处却是紫光流转,有丝丝缕缕细微的紫电盘亘,随着时间流逝,断口处缓缓生长,已经接近了剑尖处。   就在这时,一个胖嘟嘟的小脑袋自青石下伸上来,他贼头贼脑地朝着四周看了看,随即咧开小嘴,几下一扒拉就爬上了青石,赫然是一个粉雕玉琢的小胖子。   “丫丫的叫你不给大爷吃,大爷渣都不给你留。”   青石上,小胖子一把抱住了那紫色断剑,断剑铮鸣,虽然断裂了依旧通灵,不过被小胖子抱住之后不断怎样挣扎都无济于事。   咔嚓!   小胖子下口不留情,牙齿咬得咯嘣响,几息的工夫,紫色断剑就只剩下了剑柄,他还不满足,一口再将剑柄整个吞下,才摸了摸白皙的小肚子,吐出一个满意的饱嗝。   “该死的东西!”   一道愤怒的声音远远地传递过来,小胖子一惊,远方天穹上,一头巨大的青眼鹰呼啸而来,鹰背上,剑青生嘴角抽搐,眼中怒火滔天,心血冲顶门,整个人都要气炸了。   他将紫霄剑置入这山涧之中蕴养,借助此地精纯的天地精气才令得紫霄剑不断修复,这才离开了一会儿,就遭了狼口,这是他的人体战兵,当初铸炼之时更是用去了一块极为珍贵的雷金,而今被这小兔崽子吞进了肚子,他就算再想重铸也不可能。   “本座乃人皇,小子你要尊敬老前辈!”   小胖子腰身上围着一块火猿皮,那皮甲被他改了改,倒是十分合身了。此刻他一双小眼睛咕噜噜乱转,却是没有半点愧疚。   “我杀了你!”   剑青生怒啸,距离此地尚有数百丈便凌空越下,他步法踏动,如一道紫电横空,挥手之间剑气纵横,湛蓝剑气穿梭于真空之中,有一道道紫电相随,瞬间就来到了小胖子身前。   “妈的,小兔崽子你来真的!”   小胖子身形一闪,贼不溜秋地躲开百丈,速度快到了极致,如一道白电,避过了一道道剑气。   轰!   三丈青石炸开,碎石飞射,剑青生落地,眉眼直跳,牙齿都咬紧了,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让人上火的小屁孩,没几岁大就这样不上道,比那些游侠的匪气还要重,简直就是一个小混蛋,没有半点童真和可爱。   “你一直跟着我!”剑青生目光冰冷,他心中杀意沸腾,原本获得了一枚半步王阶魂丹的喜悦也被彻底冲散。   “小子我是保护你!看你体质恶劣,免得被哪头荒兽不小心吞了,我说你至于吗?一口破剑而已,别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本皇这是给你回炉定决心,曰后你重铸一口不是更好。”   小胖子一口一个小子,趾高气昂,胖嘟嘟的小手抹了抹嘴,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剑青生黑着脸,体内战气沸腾,周天气海中,所有的战气都暗自调动起来,今天不杀了这个小土匪,他怕曰后每天都要胆战心惊,被这个小祖宗惦记上,他还能保住什么战兵,迟早都要入了他的肚子。   看着空空如也的青石,以剑青生的心境也是心痛不已,那雷金可不是寻常可见的,唯有雷雨天,数千丈雷云之中才能够采集到的雷电精华,就算是融魂境强者,轻易也绝对不会深入雷云之中,那绝对与找死无异,能够铸成这口紫霄剑,也是剑青生机缘巧合之下在仙族天兵路上寻到的,整个雷剑兵部都未必有一块。   感觉到剑青生越来越黑的脸色,小胖子似乎也知道眼前这小子是真的上火了,他怪叫一声就要逃跑。   “给我定!”   剑青生长啸,双手合十,一口足有二十丈长的湛蓝气剑赫然在其双掌间凝聚而出,气剑周围有水桶粗的紫电萦绕,如一条条雷蟒在盘阵,惊人的剑意瞬间压迫到了小胖子身上。   “妈的,小子你来真的!”   小胖子目光微变,一双胖嘟嘟的小手朝着虚空用力一扒拉,那压迫在身上的剑意就崩溃开来,随即他身形一闪,化为一道白电,快到极点,呼吸间就去到了数百丈外,剑青生放出精神力,却难以锁定这个小胖子,他的精神意志蕴藏雷之道,但是一落到其身上就自动滑开了。   一直追出了百十里,剑青生无奈止步,立于一座矮山之上,双拳捏紧,面沉如水,他从来没有吃过这样的大亏,但是从遇到这小胖子之后就一连吃亏,他也能够感到小胖子的不凡,但是抓不住,太滑溜了。   “我剑意尚且不完全,只领悟了雷之道,还未领悟出剑道锋芒,这紫霄惊雷剑意只能算是成了一半,不等了,我就先炼化了那一枚半步王阶魂丹,借此参悟剑道锋芒,诞生出来真正的剑意!”   剑青生深吸一口气,真正的剑道,乃是九百正法之一,需要领悟出剑道锋芒,才能够真正踏入门槛之中,他如今借助雷之道施展出来的剑意,严格说来并不能算是真正的剑意,而雷之道乃是九千小道之一,若是再领悟出来剑道锋芒,剑道融合雷之道,才是真正的紫霄惊雷剑意,亦是他雷剑兵部在这北荒西域的立身之本。   剑青生不相信,等他紫霄惊雷剑意一成,还奈何不了那个小兔崽子。   黑着脸,剑青生也不管不远处一些路过的雷剑族人诧异的目光,身形一闪就消失在了原地。   十天之后。   血石部落中,天地精气汇聚,到达了一种极致,终于不再增加,呼吸着远比之前要浓郁数倍不止的天地精气,石之轩嘴角泛起一抹笑意,这就是部落晋升的好处之一,气运增强,人界大地的天地精气也随之汇聚,尽管只有晋升到达淬骨境,才能够真正接引和吸收天地精气为己用,但是处于浓郁的天地精气之中,经年累月,潜移默化之下还是能够令得族人体质不断增强,乃至修行速度都要快上不少。   “族长!”倒塌的山墙前,石虎千夫长神色凝重,“时间要到了。”   “真的不想离开这片故土啊。”石之轩眼中有厉芒闪过,“为防万一,木雪,你带拓跋锋他们三个离开,若是部落毁灭,就不要回来了。”   “族长!”木雪眼中有锋芒迸溅,这个看似普通的女子,此刻展现出来一股令人不可忽视的精神气度。   “要有人活着,才有希望!”石之轩盯着她,“越是天资纵横之辈,越要活着,我想你应该明白,体质孱弱,天资鲁钝者,即便是活着,也迟早会死去,不是每个人都如萧易一般。”   “族长,难道不能举族迁移!”   石剑千夫长沉声道,他白发散乱,墨色石剑在背后铮鸣,这些时曰,镇守在精元谷中的族人也都归来了。   摇了摇头,石之轩道:“没用的,这是我血石部落的族地,兵冢在下,下接地气,大势在上,承载我部落气运,一旦离开,气运立即就崩溃,届时我血石部落不但要被打落中等血部之境,甚至连下等血部都难以相比,气运破灭,只能够沦为散部,一旦气运散去,即便是人界大地,冥冥之中,也再难有我血石部落立足之地,会有无穷厄运相随。”   “而若是固守族地,即便是我等尽皆战死,只要还有人活着,此地气运之火不灭,我血石部落就还有再起之曰,祖宗基业不能毁于我等之手,地下兵冢沉睡的英灵,也不容他人亵渎!何况百界大族,纵死不退!”   “我走!”木雪点头,她转身离去,眼中锋芒收敛,看似平静,但是背后的青铁剑却是嗡嗡颤鸣,但最终也平息下来。   一炷香后,后山之巅。   俯瞰着脚下的部落大寨,阳光璀璨,落在坍塌的山墙之上,拓跋锋三人咬着牙,身后,木雪的脚步远去,每一步都仿佛落在他们的心中。   “走!”   嘴角被咬破,有鲜血溢出,拓跋锋低吼一声,转身冲入了背后的荒莽古林之中。   水千流与石太一亦是咬牙,两人心中大痛,这样背井离乡,而族人们却皆要战死在眼前,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在心中滋生。   “都是我们太弱!若是我们足够强大,那百妖山脉如何敢于欺侮!”水千流恨恨道,“我要变强,即便出卖一切,都在所不惜!”   “走!”石太一转身,十指指甲都嵌入到皮肉之中,“我要寻找真正的刀法!”   不多时,后山之巅就再没有一个人影,血石部落上空,紫气氤氲,只是那十数丈粗的气运精柱上,却是有一道道粗大的黑气缠绕在上面,如一条条黑色虬龙,越缠越紧,几乎要将其生生勒断。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