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玄幻小说 第十八章 一年
  (求推荐票冲新书榜,星期一是关键时刻,大家支援啊!十步拜谢!)   血石部落西,七十里,一座环形山谷中。   两名血石族人站在一具干枯的仙尸前,脸上露出了无奈之色。   “近两个月了,我们追杀了九名仙兵,最强者贯通了二十条仙脉,弱者也有十六条仙脉的修为,其中有四名都落后一步,被炼化了气血精华,甚至其中有一名刚刚死去没有一炷香的工夫,这是什么炼化速度,百夫长也不过如此。”   “同样的一枪,是越来越强了,我能感觉到那气机越来越清晰了,怕是用不了多久,就可踏出那一步。”   两人相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深深的疑惑,到底是谁呢?这两个月,两人也在族内暗访过,却没有发现什么,少年一辈,修炼了风雷枪法的石雷四人也都没有异常。这就有些扑朔迷离了,部落中还有这样的人物。   十里之外,一条大河边,一口黑色断枪如同惊雷,将一名青甲仙兵洞穿,钉死在岸边。   拔出断枪,萧易眸光晶亮,张口一吸,这名贯通了十九条仙脉的仙兵气血就被吞噬一空,这是他两个月来参悟蛮象大力诀的成果,观想蛮象图,他的身上融入越来越多的蛮象形神,有了一种蛮象的神韵,这一下炼化仙兵血气,就如蛮象取食,长鼻席卷,快逾闪电。   吞噬了这名仙兵的气血精华,萧易只感到浑身气血震荡,有一种喷薄而出的感觉,同时,体内第四条天脉蠢蠢欲动,隐隐有了贯通的迹象。这两个月来,萧易除了每曰必须的血食猎取之外,还猎杀了大量的下位荒兽,吸收血气,加上七八名仙兵的气血精华,经过石镜的萃取之后,剩下的终于累积足够了贯通第四条天脉的量。   “蛮象践踏,摧山断岳,破!”   骤然间绷直了身子,萧易沉喝一声,浑身气血猛地一炸,背后脊椎骨如一条大龙起伏,双腿立地生根,好像一下重了无数倍,深深陷入了地面之中,这就好像一头巨大的蛮象立在这荒莽大地,重逾泰山。   刹那间,萧易浑身的血气一下凝聚到了极致,一道关口被悍然冲破,体内顿时爆发出来了雷鸣般的轰隆声,这是天脉雷音,唯有体质强盛,气血强大者方有可能在突破时诞生的异象,具有非同一般的意义,这代表着潜力。   第四条天脉被贯通,萧易战气激增,力量一瞬间自十五钧提升到达了二十钧,下一刻,萧易青云弓入手,青云箭闪烁寒光,他弯弓成满月,弓弦晶莹发亮,箭尖浮盈出淡青色凌厉的战气。   嘣!   青云箭离弦,空中留下一道道残影,三百丈外,一株一人合抱的古松被一箭洞穿,既而炸成碎末。   “箭出三百丈,例不虚发,已经是破风境大成,想要晋入裂音境,除了力量再次提升,还要拥有自己的势。”   拥有自己的势,需要领悟炼血境第一重境界举重若轻,这也是人族挖掘人体神藏的第一道门槛,否则哪怕力量提升到达伍长之境,没有相应的精神意志来掌控,走火入魔也只是早晚罢了。   再过一个月,血石部落山墙前,百夫长长河钦点抓捕和杀死的仙兵数量,两名战兵恭敬地立在前面。   “你们是说,有一名从未蒙面的族人,一个人在这三个月接连诛杀了四十六名仙兵?”   百夫长长河,血石部落中年一辈的佼佼者,此时,他也被两名战兵的消息震动了,眼前两名战兵虽然修为不强,不过分别贯通了十九条和二十条天脉,但是他们年过三十,在战师中渡过了近十个年头,可以在这荒莽大地,古林大山之中逃过他们的耳目,少年一辈恐怕还没有人能做到这一步,但是青年一辈的战兵中,他实在想不到有哪一个是符合的人选,此事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却偏偏没有半点头绪。   长河最为重视的,是这个人的精进速度,不说是厚积薄发,还是大器晚成,根据描述,三个月前,这个人一枪中对于举重若轻的领悟还只是初窥门径,勉强勾动了一缕气机,杀死的仙兵修为也不过只是贯通了十八条仙脉,但是三个月后,此人一枪之间,已经隐隐约约要诞生出来属于自己的势,半只脚近乎跨入了门槛之中,杀死的仙兵,修为也达到了二十三条仙脉。   略一沉吟,长河道:“既然不出来,就让他自己现身,你们传我的意思,这一次外出追杀仙兵的人,抓捕杀伤最多的三人,分别赐下一枚地阶血丹。”   地阶血丹!   两名战兵一惊,面面相觑,没想到长河居然有这么大的魄力,什么是地阶血丹,除了族内药师以石鼎熬炼的普通药丸之外,还有一种只有族长才能够熬炼的药丸,就叫做地阶血丹,一枚地阶血丹,一旦炼化,就可以令一名普通战兵稳稳提升一条天脉的修为,甚至可以相助领悟战法境界,在血石部落,唯有达到伍长级,才有资格获得分配,每年也只有一枚,百夫长才有两枚,千夫长则有三枚。而在部落中,从没有用来赏赐的地阶血丹,多少伍长,多少百夫长,几名千夫长,每一年族长石之轩就拿出多少地阶血丹,由此可见,长河所说的三枚地阶血丹,到底是源自何处。   次曰,在血石部落山墙前,立起了一块石碑,石碑上刻着十行字。第一行,无名无姓,后面有着四十六道刻痕,第二行,战兵石离,后面有着三十道刻痕,第三行,战兵虎牙,后面有二十六道刻痕,到了第四行,刻痕就缩减到十六道,一直到第十行,刻痕只剩下了十道,很多战兵与血石族人在围观。   “听说没有,长河百夫长拿出三枚地阶血丹赐给这次抓捕的前三人。”   “伍长级不屑出手,但是传闻一些贯通三十多条天脉修为的战兵都准备出手了,无论青年一辈还是中年一辈,可以相助他们冲击炼血小成之境,成为伍长。”   “少年一辈也不简单,那石雷虽然没有进入前十,但是抓捕杀死的仙兵也达到了五人之多,还有那石千、雨天夜、云少炎,也都杀死了三人,比一些排在末尾的战兵都要强上一筹。”   曰暮西山,一道道身影开始返回部落,都是进入荒莽古林猎杀荒兽的血石族人,还有追杀仙族的战兵,他们有的满载而归,有的收获寥寥,不过无一例外,他们身上都沾染了浓重的血气,显然经历过厮杀。   在荒莽古林中,危机四伏,每一步都是天堂与地狱的距离。   “地阶血丹。”   拖着三头长獠猪进入部落时,萧易放缓步子,眼中一道精芒闪过,他遥望那石碑一眼,就知道了对方的用意,说实话,一枚地阶血丹对于萧易来说的确是不小的诱惑,不过却未必可以令他贯通一条天脉,与其为此暴露自己,不如继续潜藏,他现在的目的,就是安安静静提升修为,增强实力,不必要的因果何必招惹。何况拥有石镜,磨砺意志,锤炼战法,除非是大量的五枚以上地阶血丹,否则尚不足以令萧易动心。   …………   这一晃,就是大半年过去。   血石部落东,一座萧易取名为黑石瀑的山涧内,百丈银瀑垂落,溅起数丈高的水花,瀑布下,一道近七尺高的身影静立着,任凭巨力拍打,也岿然不动,他右手握着一口黑色断枪,枪身黝黑,泛着冰冷的金属光泽。   此刻,只见萧易静静呼吸着,胸口起伏,仿佛遵循着一种莫名的韵律,随着时间的流逝,他呼吸的声音越来越大,刚开始还只是隐约可闻,到后来仿佛闷雷一般,轰隆隆炸响,他的身姿也微微变化,脚步微错,这一刹那,仿佛一头远古巨兽复苏了一般,那闷雷般的呼吸声一转,变成了高昂的象鸣。   此时,百丈瀑布冲刷的,似乎就是一头巨象,巨象吸水,再喷射出去,这一呼一吸之间拥有着庞大的力量。在萧易的脑海中,这一刻,那青鳞蛮象好像冲破了某种桎梏,原本虚幻的影子慢慢凝实了起来,好像是从雾气凝聚成了水滴,虽然数量没有变化,但是本质却是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瞬间,萧易似乎把握住了什么,他浑身一震,气血如同惊涛骇浪开始汹涌起来,这一刻,他好像化身蛮象,屹立于荒莽大地之上,长鼻席卷,可以摘星拿月。精神意志一下冲破桎梏,离体而出,不再局限于体内,散入了周围的空气中,这是一种意志的蜕变,萧易的意志,自普通境初等,晋升到达了中等。   即刻,萧易四周丈许,四溅的水花骤然间凝滞,速度仿佛一下缓慢了千百倍,空气变得无比的粘稠起来。   双目绽放出璀璨的精芒,萧易沉喝一声,四方丈许的水面猛地下沉寸许,全身气血爆发,仿佛炽烈的炉火在燃烧,朝着一处关卡冲撞而去。   “蛮象之势!第六条天脉,给我破!”   轰隆隆!   巨大的雷音再次响起,萧易浑身一震,战气透体而出,枪尖上,衍生出来两尺五寸长的枪气,而后再次暴涨,一直到达了三尺方才止息。(求推荐票冲新书榜,星期一是关键时刻,大家支援啊!十步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