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玄幻小说 第十二章 拳意
  (求收藏,求推荐票,昨天更新有些晚,给大家致歉,没法,要写出想要的味道,最近写得很慢,一章都要四个多小时。)   身后乌黑而修长的鳞尾轻舞,一名血族万夫长冷叱:“剑青生,你以为我血族这数千年来为何一直被离火兵部镇压在天兵路上,寸步难进,你睁大眼睛,看好你身后碑下的白骨!”   心中一沉,剑青生霍的转身,他猛踏一步,雄浑的气血冲出,石碑前那深深的白骨顿时被震碎飞射,显露出来最底层的东西。   什么!   剑青生心中一惊,一股浓重的血腥气升腾而起,在层层白骨下,赫然有着一具具干尸,这些干尸都是血族,只是似乎被吸干了精血,只留下了一具具干枯的皮囊,尽管如此,那血腥气依旧从他们的骨髓深处散发出来,黑暗血力深入骨髓,这石碑下的数以百计的干尸,俱是血族血骨境强者!   咔嚓!   百丈镇魂碑上的裂纹持续蔓延,以剑青生的剑孔为中心,很快密布了整个碑身,透过剑孔,剑青生甚至可以看到镇魂碑中,生出了一条条碗口粗细,如同蟒蛇一般的经络,粘稠而邪恶的鲜血从这些经络中流淌出来,顺着剑孔中溢出,所过之处,乌黑泛青的碑身发出呲呲的声响,竟是被腐蚀了一般,地面开始震动,头顶之上有石屑开始落下。   “你们找死!”   似乎明白自己做了什么,剑青生的眼中透发出来凌厉的杀意,紫色长剑一震,他整个人瞬息间消失在了原地。   呼!   其中一名血族大笑,背后乌黑的蝠翼一动,就化作一道黑光,同样消失在了原地。   “被封镇了无尽岁月的先祖,伟大的您虽然陨落了,但是英灵犹存,后辈子孙今曰前来为您解封,沉眠的先祖,苏醒吧,为您血族子孙贯通天兵之路,让我血族的后裔遍布这整个人界大地!”   另一名血族踏步,朝着那龟裂的石碑行去,他口中念诵着古老的音节,在这九座镇魂碑前回荡,那剑孔中的经络血芒愈盛,汩汩的暗红色血浆流淌出来,自每一道裂纹中溢出,很快覆盖了整个碑身。   咻!咻!   连续十数股气血之力激射而至,浓烈的血腥气被古风等人察觉到了。   轰!   两名族长同时出手,身为炼血大圆满强者,古风二人气血旺盛,炽烈如火,两只拳头洞穿空气,几乎在须臾之间就到达了这名血族万夫长的身后。   嘭!嘭!   两只拳头没有丝毫滞碍,击打在了两只乌黑的蝠翼上,但是古风两人却皆是心中一沉。   下一刻,只见两只蝠翼上乌光流转,一股骇人的气血之力随之迸发,古风两人勃然色变,两股恐怖的力量顺着拳头,将他们浑身的气血碾碎,倒卷而归。   噗!噗!   两人凌空倒射,半空中张口连吐数口逆血,体内甚至有骨骼碎裂的声响传递出来。   “族长!”   赤炎千夫长数人惊呼,几名千夫长联手接住两人,却也被那骇人的气血之力波及,震伤内腑,数人接连咳血,眼中透露出来骇然之色。   “蝼蚁终究是蝼蚁,你们还没有认清,与本座之间的差距,本座之所以之前不杀你们,是要借助你们之手击碎这些镇魂碑,但是而今却是不需要了,你们很快就将成为我血族先辈英灵的祭品,成为他短暂复苏的血食,乃至你们的部落,我希望可以尸骨成山,必将血流成河!”   暗红色的眸子里透出嗜血之意,这名血族万夫长来到镇魂碑前,血色镇魂碑下,一具具血族万夫长的尸骨粉碎,化成一道道暗红色的血光,自那碑身的缝隙进入碑中,大地开始震动,沙城中,尘埋百里的白骨嗡嗡而鸣,那属于血族的骨骸,哪怕遗落了无尽岁月,依旧绽放出来了最后的邪恶气息。   呜!   沙城中,刮起了暗红色的血风,这血风在碑林中肆虐,一座座镇魂碑上,有碎石簌簌而落,这是属于血族的力量,开始在这片埋骨之地重新复苏。   两只通体血红,晶莹如同细针的獠牙自口中生出,这名血族万夫长伸出手,暗红色眸子中绽放出夺目的血光。   锵!   有火星自背后迸溅而出,他毫不理会,木雪闷哼一声,青铁剑反震,她倒射出去,口中有鲜血溢出。   石太一三人咬牙,这是血骨境强者,肉身气血之力远非他们可比,何况,百界大族中,很多种族单论肉身,并不在同境人族强者之下,血族虽然不注重肉身淬炼,但是他们吸食强者精血,或许初始肉身并不坚固,但是修为愈深,肉身也愈加强横。   在石碑不远处,紫色剑光不断闪烁,剑青生全力出手,哪怕修为精神被封镇,紫霄惊雷剑也绽放出来惊人的锋芒之气。   不过与当曰相比,这名血族万夫长亦是强出了不止一筹,那肉身气血比他更强,速度亦是超出了他不止一筹,在这古战场中,他不但无法占据上风,甚至只能够勉强自保,此时他才真正明白,对方所言非虚,若是在古战场外真正交手,他或许可以凭借紫霄惊雷剑意压制对方,但是绝对无法将其杀死。   就在另一名血族即将触碰到血色镇魂碑时,在其身后数十丈外,一堆白骨猛地炸开,萧易的身影显现出来。   “原来是你!”这名血族万夫长却是止住动作,转身似笑非笑的看了萧易一眼,“本座以为你要蛰伏到什么时候,没想到终究忍不住了,不过你以为凭着你那点气血之力能够改变什么。”   “就算不能改变,也要去做,明知是死路,也要去走,身前是悬崖,也要往下跳。”   萧易淡淡道,他眸光平静,一步步走来,所过之处,白骨粉碎,开辟出来一条笔直的通路。   “在本座看来,那是愚蠢!”这名血族万夫长冷哼一声,“既然你要送死,我就先送你上路,在你的身上,本座总感到一丝厌恶的气息,想必我血族先辈英灵,不会喜欢你身上鲜血的味道。”   “萧易!”   拓跋锋沉喝一声,萧易虽强,但是他也并不认为,萧易有与万夫长级强者抗衡的力量,即便只是肉身,炼血境再强,与血骨境也有着难以逾越的差距。   火离千夫长嘴角溢出,他死死地盯住萧易的背影,内腑被震伤,甚至那属于血族万夫长的邪恶气血之力也传递到了他的身上,眼下除了萧易与石太一三人之外,他们火山部落与黑风部落再无人有一战之力,这里是古战场,即便是燃烧灵魂,点燃战气也无法做到,靠的只有肉身血气。   瞳孔深处透发出来残忍的血光,这名血族万夫长一步踏出,一股惊人的气血之力立时升腾而起,周围空气被碾压,寸寸龟裂开来,几乎在呼吸之间,他就跨越了十丈之地,来到了萧易身前,一掌朝着萧易头顶按下,五根手指延伸出来三寸长的青色指甲,有寒光迸溅,空气被抓破,发出裂帛般的声响。   这一下快到了极致,即便是古风两名族长立身在炼血大圆满之境,也只是勉强看到了一道模糊的黑影,几乎在瞬息之间就出现在了萧易的面前。   嘭!   一声闷响,无人看清发生了什么,下一刻,那名血族万夫长以比之前更快的速度倒射出去,撞击在了镇魂碑上,张口吐出一口暗红色的逆血。   什么!   火河与古风瞳孔收缩,两人相视一眼,眼中尽是透露出来惊骇之色,难道萧易的肉身真的坚固到了可以碾压万夫长级强者的境地,那决然不同于炼血境之间的交锋,这分明是横跨了一个大境界,血骨境强者,气血与黑暗血力都深入到达了骨髓之中,肉身之坚固,已经到达了五脏六腑,远非人族炼血境可比。   石太一三人亦是怔住了,他们无从判断,因为与万夫长级强者差距太大了,那瞬息之间的变化不是他们可以捕捉到的。   目光死死地盯住不远处的萧易,那名血族万夫长眼中透露出来惊疑不定的神色,或许古风等人感觉不到,但是刚刚瞬间的变化,却是让他心有余悸,在萧易出手的刹那,他分明感到,自身的血气近乎九成以上,都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封镇在了体内,刹那间他好像再次回到了血脉境,那微弱不堪的气血之力,根本抵挡不住那刚猛无铸的拳力。   心中叹息一声,萧易目光落到那近乎崩溃的血色镇魂碑上,刚刚他动用的,便是这数曰里,他刚刚借助这古战场的封镇之力,勉强领悟出来的一丝锁天拳意,只是他虽然察觉到了有异族降临,却无法事事都在掌握之中,这九大镇魂碑之一,终究是破了。(求收藏,求推荐票,昨天更新有些晚,给大家致歉,没法,要写出想要的味道,最近写得很慢,一章都要四个多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