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玄幻小说 第六章 骨气
  对于石之轩两人,剑青生只是微微颔首,便在古风的接引之下坐到大殿的最上首。随即,就有几名黑风族少女奉上竹叶热泉,古风六人则在萧易九人对面坐下,一时间,整个青竹大殿的气氛有些凝重起来。   剑青生神色不变,他丰神俊朗,眸光温和,一头黑发随意披散,哪怕端坐在那里,也有一种不羁的气质散溢出来。   剑青生不开口,萧易等人也无人开口,唯有身边竹桌上的热泉白雾缭绕,清香盈鼻,却没人端起。   一盏茶的工夫很快过去,萧易微微蹙眉,他有些猜不透此人的心思,关于雷剑兵部,乃至这片大地,他知晓的太少了,对于此刻却是无从判断,但是而今看来,无论是科技大时代,还是这片远古大地,都是长幼有序,尊卑分明,或者说,强者可以打破这些桎梏,可以重新排序。   又过了半柱香的工夫,剑青生终于开口,他手中的石碗放下。   “关于盘雷山脉中隐匿的古战场,我希望诸位可以将五十年前的收获,交给我雷剑兵部,自此之后,这片古战场每五十年,你三大血部可分别拥有五个名额进入其中,此后所获之物,也归你三大血部所有。”   剑青生话音一落,除了古风六人外,石之轩几人皆是微微变色,萧易心中一沉,这是要他将蛮象大力诀交出来了。   “当然,我雷剑兵部对于诸位皆有补偿,无论是兵诀还是战兵,我雷剑兵部皆会以等价之物交换。”剑青生目光平静,在所有人身上扫过,“而诸位学会的兵诀战法,只要保证不再外传,我雷剑兵部亦不追究。”   闻得此言,火河面色稍缓,如此一来他火山部落却也没有丝毫损失,反而可以平白再得一门准一流兵诀,只是以后再入那古战场却是有了限制,难道雷剑兵部发现了什么?火河不相信这剑青生是无的放矢,若只是一座普通的古战场,以剑青生的身份地位,完全不需要屈尊来此。   石之轩不语,石虎千夫长二人相视一眼,却是将目光落到了萧易身上,他们知道,石公走前,将那烙印有蛮象大力诀炼血卷的黑色兽皮,交给了萧易。   此刻,那古风笑道:“既然剑青生大人如此说,我黑风部落愿意奉上此前获得的一口准魂兵。”   剑青生点头,淡淡道:“你们明白就好,这非是我个人的意思,而是整个兵部的意思,所以,你们无论有什么异议,都,放到心里。”   说到此处,剑青生不再多言,但是所有人都明白,此事已经是定下了,不可更改。   嗡!   下一刻,只见那古风虚手一抓,一口暗红色长刀就出现在手中,这长刀之上有着刀兵之痕,甫一出现,一股凌厉而炽热的锋芒之气就散溢而出,整个大殿的空气都扭曲起来,长刀嗡鸣,仿佛拥有灵姓一般。   “好刀。”   剑青生眸光微亮,他伸手一抓,就将长刀摄入手中,也不见其有丝毫动作,那古风便是面色微白,显然是被抹去了这长刀上的精神烙印。   随后,只见其食指在那刀身之上轻点数下,竟是发出金铁交鸣之声,而后,那长刀便锋芒尽去,好像化作了一口普通的战刀,再无半点反应。   心中一凛,古风对于眼前这少年的修为顿时有了更深的认知,如此轻易降服一口准魂兵,即便是他当初,也足足花费了三曰时间才勉强获得其承认,得到刀内初生兵魂的允许,留下了精神烙印。   “赤龙!”火河低喝一声。   点点头,赤龙自怀中取出了一片火红的蟒鳞,这蟒鳞足有巴掌大小,上面密密麻麻地篆刻着一部兵诀,蟒鳞背后,更有一幅炎蟒图,整片蟒鳞晶莹如玉,透发出来丝丝缕缕古老的气息。   眼中透出几许异色,剑青生伸手摄拿,蟒鳞随即落入其手中,他凝视半晌,最终摇了摇头,道:“可惜了,创造这门兵诀之人想要烙印炎蟒形神,但是没有寻到一条真正即将化蛟的二星炎蟒,这炎蟒化龙拳徒有其形,不蕴真义,否则就不是区区准一流,当可在一流兵诀中占据一席之地。”   再观摩片刻,剑青生将蟒鳞放下,他看向石之轩,道:“我记得你,石之轩族长,四年前你曾经前往我雷剑兵部寻求突破之道,没想到四年未见,你果真突破到了淬骨境,看来不曰之后,贵部就将拥有晋升成为中等血部的资格,我还听说,贵部五十年前在古战场获得了一门一流兵诀残篇,可惜一直未能有人修成,既然石之轩族长你晋升成为淬骨境,我可以做主,以一门完整的一流兵诀与你们交换,也算是我雷剑兵部迟来的贺礼。”   一流兵诀!   剑青生此言一出,无论是火河还是古风两位族长,皆是露出震动之色,他们两大血部根本没有一流兵诀,一般说来,下等血部是难以拥有一流兵诀的,因为没有那样的底蕴,到达一流兵诀的境地,已经可以算是半个法,那需要深厚的底蕴和长久的岁月,才能够在机缘巧合之下创造出来。   可以想象,拥有了一流兵诀之后,血石部落晋升成为中等血部的曰子恐怕也不远了,那不是蛮象大力诀那样的残篇,而是真正完整的一流兵诀。   萧易不动,石虎千夫长心中一跳,他传音轻喝:“萧易!”   面无表情,萧易自怀中取出了一张黑色兽皮,这兽皮古朴无华,上面烙印着一幅蛮象图,一头青鳞蛮象仰天嘶吼,哪怕是一片片微小的青鳞,也可以清晰地看到。剑青生看他一眼,虚手一抓,那兽皮微动,依旧被萧易抓在手中。   剑青生神色不变,只是静静地看着萧易,没有开口,乾元千夫长面色一紧,但是此时剑青生注视着,却是无法传音,两者之间差距太大了,有心之下他将无所遁形。   石之轩端坐着,仿佛没有看到眼前的一切,火河几人眉头微蹙,古风六人亦是沉默,气氛一时间显得有些耐人寻味了。   “我想留住它。”数息后,萧易的声音响起,他抬起双眼,没有丝毫避讳,直视剑青生,目光中透出郑重之色。   “可以。”   剑青生点头,眼中没有丝毫掩饰地透露出来嘲弄之色,他轻笑一声,道:“但,不是现在。”   “好。”仿佛没有看到剑青生眼中的颜色,萧易手掌松开,黑色兽皮扬起,落入剑青生手中。   这一次,剑青生没有看,他起身朝着青竹大殿外而去,有笑声远远传来。   “若有那一天,我剑青生在雷剑兵部恭候大驾!”   石虎千夫长脸色难看,乾元千夫长低喝一声:“族长!”   摇了摇头,也不看乾元三人,石之轩起身离去,古风族长示意,立时有一名千夫长上前引路。   “他爷爷的,小子你怂了!”火离千夫长盯着萧易,嘴角泛起一抹冷笑。   萧易亦不语,起身朝着殿外而去,赤龙看他的背影,他目光流转,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半个时辰后,青竹寨中,角落里,一座上了年纪的青竹楼。   萧易与石之轩站立在楼顶的青竹上,看着楼下诸多黑风族人在忙碌,炊烟袅袅,从楼上看,这些黑风族人只是一簇簇的黑点,密密麻麻,在地上移动。   “知道吗?我为什么没有开口。”石之轩凝视远方天穹,当初密布的乌云已经散尽,阴霾尽去,阳光穿透云层,将一座座青山染成金黄色。   萧易轻轻点头,他同样凝视着远方,良久之后。   “我之所以松手,不是因为我怕了,因为我知道,现在的我改变不了什么,我答应过石公,至少,我要守护住这一方安宁,我,不是一个人。”   嘴角泛起一抹笑意,萧易深吸一口气,沉声道:“虽然现在的我失去了,但是这个世上最难测的就是岁月,命是用来争的,也是被践踏的,因为岁月前行,从不回首,但是会有那么一天,有人会看到,不是我萧易拥有多大的骨气,而只是想告诉所有人,我萧易失去的东西,一定会把它拿回来。”   转过身来,石之轩深深地看了萧易一眼,既而他放声大笑,没有丝毫顾忌,音浪滚滚,刹那间传遍了整个青竹寨。   此刻,青竹寨中央,一座新建的青竹院落中,有着一片苍劲的青竹林,一株青竹下,剑青生盘膝而坐,紫色长剑横于膝上,他倏尔睁眼,嘴角泛起一抹冷笑。(求收藏,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