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玄幻小说 第六章 血石部落
  (求推荐票,求收藏!喜欢的兄弟姐妹们支持哈!)   “天将崩兮地裂兮,人不负兮苟生死,苟生死,不负亲,魂归兮……”   来自遥远的呼唤,当第一缕阳光印入眼帘,萧易愣住了,他看看四周,灰色的石墙,灰色的石桌,青色的石罐,还有墙上挂着的不知名的风干的肉,他的身下是一张石床,上面铺着一床破烂的皮毛,带着腥臊的兽气,不过却很暖和,他抬头看不远处的石窗,金色的阳光透过,耀花了眼,这一刻,先前的记忆蜂至沓来。   没有死,这里不是地府,萧易眼中显露出一抹诧异,因为地府没有这样璀璨的阳光,或许是历经了生死,片刻的错愕之后,萧易便镇定了下来,既然没有死,那就继续活着。   然而,当萧易想要起身之际,浑身上下一股锥心刺骨的疼痛立即升腾而起,每一寸筋骨,皮肉,髓脉,都好像被万蚁噬咬,他甚至隐约可以看到自己皮肉之下,一缕缕淡金色的气流在流转。   豆大的汗珠滴落,萧易艰难掌控自己的身体坐起,却好像费去了浑身的力道,再也无法做出下一个动作。   咕隆隆!   石门被推开,一个身材佝偻的老人走进来,虽然佝偻着,但是这老人也十分高大,足有近七尺高,灰色的兽皮坎肩,破旧的草鞋,此刻手中抓着一只死去的兔子,背后一张漆黑的石弓,一只箭筒,里面插着七八根黑色的羽箭。   好大的力气!   哪怕浑身乏力,萧易也可以略微判断出那石门的重量,绝对不下于百斤,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却轻易推开了,这就是远古的先民吗?萧易可以肯定这老人很平凡,就与后世偏远地区的山民一般,那近乎一样的淳朴的脸。   在这张脸上,萧易感受到了安详,看到了岁月的印记,以及那似乎早已湮灭的峥嵘,无尽疲惫袭上心头,眼前的一切再次模糊起来。   ……   血石部落。   位于人界北荒西域的一个小部落,部落四周用山岩筑起,青黑色的山墙,在夕阳下泛着金属般的幽光。   血石部落不大,却也占地十数里,此刻,部落外人影憧憧,金铁交鸣之音不息,一个个英武的汉子,手中或持战矛,或持铁枪、战刀,足有两千之众,他们大声咆哮,步法踏动,声若猛虎,震动云霄。   血石部落后,一座数十丈高的矮山上,一道略显清瘦的身影坐在山崖上,乌黑的长发已经及肩,黑色的皮毛坎肩迎风猎猎。萧易看着远方那壮阔的景象,古代所谓马革裹尸,驰骋沙场或许就是这样了。   嘴角泛起一抹苦笑,萧易不知道自己到底来到怎样一个世界,但是近半个月下来,他也隐约知道了一些东西,他所在的地方,是人界北荒西域的一个人族部落,血石部落。血石部落属于最弱小的下等血部,只拥有两个千人战师。其上还有中等血部,上等血部,兵部,将部,师部乃至无上王部。   在这里,大地兆亿倾,方圆亿万里,人族战师征战天下,对抗百界大族的攻伐,在这里,人族不求仙,不拜神,不礼佛,因为他们都是敌人!   而所谓炼血、淬骨、融魂,是血石部落大多数族人每曰挂在口中的,他们每曰修行,狩猎大荒,为的就是能够晋升到更高的境界,开发出人体更大的潜能,在对抗百族游散战师时能够扭转乾坤。   何谓炼血,这一境需要炼化血精入体,增强肉身血气,从而贯通一百零八条天脉,成就周天气海,而萧易还隐隐听说,一百零八条天脉贯通,成就周天气海之后,可养天兵,其上更还有一层大圆满境,玄之又玄,只有部落的几位重要人物才知晓。至于淬骨境,整个血石部落只有族长是淬骨境,普通族人对于淬骨境除了无限向往之外便是敬畏,也一无所知,那不是他们能够触及的境界。   至于淬骨之上的融魂,传说中只有更加强大的上等血部才有融魂境的强者,不过方圆千里之地,除了血石部落之外,荒莽古林茂密,再没有其它人族部落。   这片土地太大了,萧易甚至怀疑自己是否还身在地球之上,人界大地有五方,西天,东洲,北荒,南离,中土,单单他所在的北荒也浩瀚无涯,没有人可以踏遍每一寸土地。这就是近半个月来萧易所了解到的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他很怀疑,地球在遥远的远古年代到底发生了什么,是否真的如科技大时代所推断的那样,那一次次偶然发掘出来的超古代文明又代表了什么,还是在遥远的古时,曾经有过一场剧变席卷天地,一如恐龙灭绝的推断。   萧易不知道,如果他现在所处的时代被后世知晓会产生什么样的轰动,他就像一个时代的观察者,在观摩着眼前的一切,现在这里不叫地球,叫人界大地,是属于人族的领土。而依附着人界的空间,还存在着百界大族,有仙界,有神界,有佛界,妖界,每一界都想降临人界,席卷天下,这也是人族每个部落都存在着战师的原因。   对于这些远古先民,半个月来令萧易震动莫名,哪怕是还没有修行的幼童,十来岁的都可以轻易举起两三百斤的重物,成年人更是可以力举五百斤不在话下,体质之强,简直匪夷所思,按照萧易的比较,自己这百来斤的力气,不过相当于血石部落六七岁的孩子,何况他身体尚未复原,行动不便,四五岁的孩子都可以轻易压倒他。   夕阳西下,萧易缓缓起身,他面色有些苍白,绕着山路走向部落,虽然步子正常,但是身体却有些颤抖。对于自己的身体,萧易隐约觉得与那龙蛋脱不了干系,每时每刻,他的体内都有一缕缕热流在皮肉间行走,刺激着神经,好像针扎一般刺痛,他花了五天才勉强站起来,到现在半个月过去,堪堪可以正常行走,不过想要再有什么动作就无能为力了。   一直走了近半个时辰,才下了山,萧易喘两声,准备继续走。   “萧大哥!”一道略显稚嫩的声音响起。   萧易抬头看,只见一名高大的少年远远走来,少年看上去十五六岁,却已经身姿雄健,高达七尺,他一身灰色皮甲,背后背一杆九尺青色铁枪。   少年黑发如墨,虽然面容稚嫩,但是一身气势却是不凡,此刻龙行虎步,朝着萧易而来,每一步踏出都有近半丈,不到十息就来到了萧易面前,脸上露出了然之色,道:“我就知道萧大哥你在这里,石公他准备了草药,让你回去上药呢。”   “好,我们走。”   萧易点头,与少年同行,说来,这少年却是他在这血石部落中无意间结识的,虽然交情不深,但是因为喜欢听萧易说一些奇闻异事,每天都要来找萧易聊一会儿。   血石部落,满十六需要进行考核,加入部落人族战师,成为一名人族战兵,而成为一名强大的人族战兵,诛杀异族,守护部落,是每一个血石部落少年心中的归宿。   “石雷,你又和这个病秧子一起了,不用修炼吗?”   两人还没走几步,一道冷漠的声音便从前方响起,那是两个少年,背后背着青色大弓,浑身上下散发出来淡淡的血气,这让萧易不太舒服,却也知道这些远古先民在荒莽古林中厮杀,无论是修炼还是生存,都需要狩猎血食,哪怕是少年,只要到了十岁以上,除了曰常修炼外,都要学习弓术,到了十二三岁,更要在长辈的指点下进入莽林中捕杀猎物,所以前方这两个少年身上有血气很正常,这是一名强者的象征。   两个少年与石雷年纪相仿,此刻显然是要进山狩猎,萧易倒是知道听石雷说过,部落的很多少年喜欢晚上进山,有些血气浑厚的野兽就喜欢晚上出没,说不得就有不小的收获。数息后,两个少年走近。   “病秧子,你不要耽误了石雷修炼,自己有病也要自重,你这几把力气,石公都说了,这辈子就是生生火的命,我血石部落在,你就有口肉吃,不在,你就……”   “石千!”石雷急喝一声,止住其中一名少年的话。   “算了,是你自己的事。”那少年撇撇嘴,两人与萧易擦肩而过,自始至终都没有看萧易一眼。   “萧大哥。”   两人走后,石雷小心地看了萧易一眼,哪知道萧易目光平淡,似乎全不在意,只是径直朝着部落走去。   “病秧子,没肉吃,没人给你生孩子!”这是几个三四岁的小孩。   “萧易,别乱跑,谁碰伤你又得浪费草药。”这是一个年老的族人。   萧易轻笑一声,进入部落后石雷就离去了,因为有人说他身在部落战师的父亲寻他,拉他走开了,至于真假,萧易一看便知,无尽岁月后的人情社会磨砺,在现在的萧易看来,这些人还是太淳朴了。   抬头看远方,夕阳余辉未尽,萧易眼中一抹冷芒闪过,我萧易就算再心灰意冷,也绝对不会寄人篱下,靠施舍过活。   不同的时空,萧易有着同样的自尊。(求推荐票,求收藏!喜欢的兄弟姐妹们支持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