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玄幻小说 第六章 天兵路!
  (第六更送上,还有两更,为了不浪费时间,两章二合一大章,在3点左右更新,可能稍晚一些,大家见谅!)这是一个老兵,天兵路上征战了一生,归来后看了故乡一眼,就此逝去。   老人是不幸的,亲人都逝去了,有的老死了,有的遭遇不测,有的死在了天兵路上,到最后没有人陪伴,故乡的土地上,已经没有了想见的人,岁月无情,白了少年头。   而在很多准备踏上天兵路的雷剑族战兵而言,老人又是幸运的,天兵路上多白骨,他活着回来了,尽管残体不全,却能够回归故土,死在家中。   离恨万夫长沉默,他明白,很多雷剑族人踏上了天兵路,最终留下的,连一杯黄土都没有,有的也只留下了残破的战兵,碎肉与白骨,分不清,最终皆被葬在了一起。   “等等,我知道他!他叫萧易!新晋的天才,杀死了我雷剑兵部四大万夫长!”   “你这个畜生!”   有雷剑族人看到了萧易,眸子通红,显露出来浓浓的仇恨之色,山谷中走出来的一些老兵闻言,周身煞气勃发,哪怕已经年老了,依旧有一种惊人的压迫,朝着萧易碾压而至。   嘭!嘭!嘭!   一股股煞气如潮,杀气如刀,由虚化实,自这些最多不过炼血大成的老兵身上透发出来,斩杀在萧易的身上,迸溅出硕大的火星,每一次碰撞,萧易都退后一步,他不做抵挡,不愿与这些人计较,他们值得尊重,却不明真相,但是人的确死在了他的手中。   “住手!”   离恨万夫长沉喝一声,诸多老兵顿时止住身形,他们脊梁骨笔直,离恨万夫长修为虽高,却也不能让他们畏惧,一个老兵伸出枯槁的手指指向萧易,张口吐出一口唾沫,斥道:“离恨万夫长,老头子我有话说话,就算族长在这里我也要说,这样的畜生为什么让他活着,我们老弟兄在天兵路上和仙族厮杀,辖内居然有人在残杀我雷剑族人,为什么要留他到现在,虿盆、炮烙,要处以极刑!”   “不错,你个小畜生,你知道天兵路上的一切吗?你知道我等在经历什么,你又知不知道为何我雷剑兵部辖内始终没有仙族万人师降临,你又知不知道,我们有多少兄弟落到了仙族的手中,他们被奴役,被鞭挞,被当做药奴,甚至被炼(诚-仁)药,他们被欺凌,被羞辱,被践踏,你在做什么,你在残杀同族!”   又一名老兵身体颤巍巍,缺少了一条腿,仅靠一只脚支撑站立,他怒目圆瞪,没有半点客气。   “住口!”   蓦地,萧易大喝一声,大地震动,他眸子冰冷,但是气血不外溢,并无意伤到这些风烛老人。   “不论是非公道,我萧易也自会给你们一个答复,希望你们不要被蒙蔽双眼,我敬重你们,但是不代表可以被诬蔑,天兵路上走一遭,离恨万夫长,请带路!”   萧易语气铿锵,字字如铁,震得一些老兵哑口无言,他们隐约感到了一些什么出奇地没有再开口。   离恨万夫长凝视萧易,数息后,他朝着谷中行去,萧易紧随其后,进入这座巨大的山谷中。   空气冰冷,山谷之中煞气成了实质,地面流淌有灰色的水,没有结冰,但是踩在上面却比寒冰还要冷冽,丝丝缕缕的寒气渗入骨头之中,萧易体内气血滚滚,将这股寒气阻挡在体外。   山谷中,有着数以千计的战兵,他们镇守着一座巨大的黑色石台,石台上,有着一片百丈方圆的空间漩涡,里面透发出来五色神光,瑰丽而璀璨。   空间漩涡中,时而有一名名战兵走出来,他们或是身体残疾,或是年老体衰,血气枯竭,有的相互搀扶着,有的则十分倔强,哪怕是断了腿,也要坚持自己走路。   “离恨万夫长!”   一名雷剑族万夫长走来,镇守在这山谷之中,这里,是仙族天兵路打通到达人界的出口所在。   “你就是萧易。”   这名雷剑族万夫长扫了萧易一眼,眸光冰冷。   “我带他进天兵路。”离恨万夫长点头道。   没有阻拦,离恨万夫长带着萧易踏上了石台,这空间漩涡十分稳定,五光十色,但是萧易却知道,这漩涡背后,就是血雨腥风。   “这是傀儡?”离恨万夫长忽然开口道,他指的自然是萧易背后的有桃氏祖婆婆。   “我说不是,你信吗?”   “我信。”   离恨万夫长冷哼一声,一步踏入了空间漩涡之中。   微微一怔,萧易有些揣摩不透离恨万夫长的意思,即刻,他摇头轻笑,既然走到了这里,自然已经没有了退路,哪怕前路白骨如山,血流成海,也要横渡过去,他还有牵挂,他要活着,他要回家!   嗡!   空间漩涡瑰丽,有混沌光彩,萧易踏入其中,再迈出一步,就来到了一片荒芜的大地之上,这大地之上满是枯草,他深吸一口气,看着眼前的天地,他似乎是在一座巨城之中,只是这巨城太过广袤了,他只能够朦朦胧胧看到城墙,周围满是一座座大小不一的石屋,有着宽广的空地,驻扎着数不尽的战兵,密密麻麻全是人,战兵铿锵,兵刃雪亮,这里的煞气,要比雷剑兵部之中还要浓郁数倍不止,对于萧易这样刚刚踏上天兵路上的人而言,几乎比寒冬还要严酷,但是那些战兵一个个裸露着上身,他们大口吃肉,血泉汩汩,自嘴角流下,一个个都不吭声,整座巨城当中虽然人潮涌动,不过除了战兵碰撞的声响之外,竟然没有多少声音。   这片天,是灰色的,却散发出来蒙蒙的光亮,与满月天相当,没有太阳星,也没有月亮,大地苍茫,有荒原,有山脉,有荒兽。   “天兵路上不分昼夜,这里是天兵城。”离恨万夫长沉声道。   萧易周身气血翻腾,天兵路上没有想象当中那样惨烈,或许因为尚未开战,正处于难得的和平时候。   脚下的大地是暗红色的,不是泥土本身的颜色,萧易闻到了血腥味,精神力透体而出,一直深入地下十数丈,依旧是暗红色。   精神力没有再深入下去,仅此一些,他已经不需要再看下去,或许数十丈,数百丈,都是同样的颜色。   这里的石屋都很破败,一座十丈方圆的石屋上,能有成千上万条刀兵的痕迹,唯有远方,这巨城中央之地,有着一座高耸的千丈石塔,这石塔巍峨,通体呈暗红色,塔身之上,有着数不尽的剑痕,这些剑痕似乎是一种烙印,甫一看去,就能够感受到一股凌厉的锋芒之气,以及隐隐约约,唯有领悟道法之人才能够察觉到的剑意。   “这是剑塔,历代族长坐化之前,都以毕生修为在塔身留下剑纹,而今,我雷剑兵部族长就坐镇在这剑塔之中。”   离恨万夫长只说出这一些,萧易也不去问,他明白,能告诉他多少,即便他问了,也多半得不到答案。   “天兵路上走一遭,你只能孤身一人,与那些游侠一般,不会受到我天兵城的庇护,至少要呆满一年,当然,你可以选择在天兵路上躲藏一整年,不过就算是我雷剑族历代最强大的融魂境强者,也不可能在天兵路上隐藏一个月而不被发觉。”离恨万夫长深深地看了萧易一眼,“走吧。”   两人的速度很快,但是到达这天兵城的边缘,还是整整花去了一个时辰,竟然足有千里之遥。   天兵城的边缘,是巨大的足有三百丈高的古老城墙,罕见的地方可以看到暗青色的本色,这城墙已经被染红,长年累月之下,红得发黑,甚至结成了晶莹的血晶,使得这城墙看上去晶莹如玉,这是血染的瑰丽。   城墙上,每隔数里,都镇守着一支千人战师,两人来到城墙之下,离恨万夫长沉喝一声:“开城门!”   轰隆隆!   两百丈高,数十丈宽的巨大城门缓缓洞开,发出雷鸣般的轰响,既而,一股浓烈的腥臭味扑鼻而来,萧易蹙眉,随即封闭嗅觉,他看到了满地的残肢,断裂的手臂,扭曲的腿骨,飞溅的碎肉,有人族,有仙族,有荒兽,他们的尸骨交织在一起,很多都已经难以分辨了。   这些的尸首,在城门外随处可见,很多都已经腐朽了,有一些战兵在收取战骨,尽管很多死去的都已经难以分辨了,但他们依旧很仔细地分离,每一块碎骨,每一缕血肉都被分开,区别于仙族,那是属于他们人族的英烈,他们的骨灰中绝对不能掺杂异族的骨屑,不能与他们同眠于一块墓地,人族兵冢不容亵渎。   萧易眺望远方,是连绵的大山,看不到尽头,没有看到仙族,倒是有一些巨大的青色鹏鸟在盘旋,时而自空中落下,抓起一块残肢断体便升空而起,速度快到了极致,数十丈宽的青色鹏翅轻轻一扇就在百丈之外。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