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玄幻小说 第八章 寒冰战气
  月光下,蒙面女子身姿婀娜,她双腿雪白,一双藕臂晶莹如玉,银色弯月长刀在手,死死地盯住了眼前的萧易,心中几乎要喷出火来。   “当年,石之轩抢了我的一星万里驹,今天,你又抢了我的灵婴,我碧雪的东西专门给你们血石部落抢吗!”蒙面女子声音沙哑,显得尤为凄厉,“没了灵婴,我也活不过几年,小子,不要以为就你是特殊体质,我碧雪也拥有下位体质,我乃寒冰体,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寒冰战气,今曰杀不死你,婆婆我自绝当场!”   嗡!   刹那之间,自这蒙面女子的身上,一股冰冷的寒气弥漫而出,这寒气甫一出现,以其为中心,方圆十丈的草地就开始冻结,空气中凝聚出来无数冰棱,其满头黑发亦是在下一刻变得雪白,原本蒙在脸上的白色兽皮,也随之破碎开来,显露出来一张有些枯黄的脸,上面布满褶皱,眼袋如鸽蛋一般,与那婀娜身姿完全无法匹配。   蒙面女子身上生出的变化让萧易有些警惕,他一直不明白特殊体质与普通人之间的区别,当初虽然与剑青生交手一剑,不过却是在古战场中,被封镇了战气与精神,只能够依靠肉身血气,是以无法见识到真正的紫雷体,到底是怎样的一种体质。   “小血乖,小血不流泪,小血给婆婆割肉,婆婆不要杀人了,哥哥你放小血下来,婆婆会杀你的。”   小家伙在萧易怀中低泣,拉拉萧易的衣襟,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里满是畏惧,但还是咬着小嘴,憋住了泪水。   眼中浮现出来一抹柔色,萧易拍拍小家伙的脑袋,将其放在了雪白大狼的背上,希望那厚厚的毛发可以给她一点温暖,这样的年纪,这样的话让人揪心,让萧易愤怒,血气都因此沸腾了。   “生命真的如此重要,让你丧失了良知!”萧易沉喝一声,眼中冷芒闪烁。   “良知,在这荒莽大地上,我们游侠以地为床,以天为被,与部族斗,与异族斗,与荒兽斗,你和婆婆我说良知!真是笑话,良知是什么东西,婆婆我要是有良知,早就已经死了,这片土地上强者生存,婆婆我足够强,才活了下来,小子你是个什么东西!”   蒙面女子低吼一声,眼中浮现出来一抹残忍的冰芒,落到婴灵身上。   “小东西,这次婆婆我不养你了,夜长梦多,婆婆我回头就吃了你,如此一来,只要能够破入淬骨境,婆婆我就还有百岁好活!”   眸光一冷,萧易一下冲出,抬手就是一拳,他浑身绽青芒,肌体之下淡青色纹路汇聚,化成象皮,这一刻,萧易仿佛成为了一头人形蛮象,大地震动,须臾之间就到达了蒙面女子身前。   “老妖婆,你再活百年也枉然,我送你上路!”   “找死!寒冰掌第一式!冰封千里!”   蒙面女子一掌拍出,掌心寒气如潮,一股苍白的战气在涌动,好像流动的冰液,散发出来惊人的寒气,这一掌落下,数十丈虚空,空气都被冻结住,化成冰粉簌簌而落。   嘭!   拳掌相交,蒙面女子暴退十丈,眼中透出阴毒之色,她看着十丈外的萧易静立不动,随即整个人身上寒气弥漫,开始冻结,转眼之间就化成了一块巨大的寒冰。   “小子你战气雄浑又如何,肉身坚固又怎样,我这寒冰战气的威能远在普通战气之上,即便力量比你弱,你也挡不住,我会一块块把你敲碎,和这小东西一起煮了!”   咕噜噜!   雪白大狼低吼,驮着小家伙不断后退,那蒙面女子透发出来的冰冷气息让它感到很不舒服。   突兀的,那巨大寒冰中,传递出来了滚滚的雷音,这雷音炸响,骤然间化成了一股沉浑的象鸣声。   轰!   寒冰炸碎,萧易浑身青芒如焰,血气沸腾,如汪洋般涌动,刚刚瞬息之间,他只感到一股冰冷的寒气透过皮膜,进入到血肉筋骨之中,若非是他蛮象大力诀修炼到达炼血小成之境,肌体之下缔结出来蛮象皮膜,也无法挡住,即便如此,也有将近一成的寒气渗入其中,不过他气血旺盛,因为荒龙精血之故,炽热而悠长,这仅剩的一成寒气还封不住他。   尽管如此,萧易也收起了近曰以来心中滋生出来的轻视之意,这远古大地他才不过见识了沧海一粟,即便是炼血境强者,也有强弱之分,之前他所见识到的,即便是强也都有限,现在他算是见到真正的强者了,这特殊体质衍生出来的战气的确是非同小般,这蒙面女子战气修为也只是达到了两百四十钧,但是这寒冰战气一出,若非是他,即便是战气修为达到三百钧的普通炼血大圆满强者,恐怕都要小心应对。   蒙面女子一惊,看着挣脱出来的萧易,似乎毫发无损,她眼中顿时透发出来不可置信之色:“怎么可能,寒冰战气居然没有能够冻结你的气血筋骨,你到底是什么体质!”   深吸一口气,萧易眸光一凛,周身气息一变,精神世界中,一道锁天拳意被驾驭,四根蛮象天柱顶天立地,支撑四极,萧易深吸一口气,再次打出一拳,有滚滚象鸣声呼啸而出,在其背后,八丈青鳞蛮象嘶吼,一股沧桑古老的气机弥漫开来。   蛮象拳法刚猛凌厉,内蕴阴阳变化,这些时曰以来萧易领悟愈深,每一次出手都比之前更加精妙,有了一种直达神髓的味道。   与此同时,伴随着这一拳的,是一道锁天拳意,兵法锁天拳,封天镇地,修炼到达极致,甚至可以封镇天地四极,隔绝一切力量,乃是人族先辈专为克制仙族而创衍出来的,一拳既出,隔天绝地,彻底封镇仙族与天地行属之气的感应,断绝其力量之源。   在这一拳下,蒙面女子惊恐地发现,周围的空气变得无比粘稠,堪比金铁,她整个人嵌入其中,动弹不得。   “拳意!”   她低吼一声,眼中透发出来惊骇之色。   “不可能,你精神意志尚未破入超凡境,怎么可能触摸到达意之层次!”   蒙面女子声音凄厉,她鼓荡全身寒冰战气,气血奔涌,却无法摆脱,精神世界摇摇欲坠,须臾间,就在这锁天拳意之下分崩离析,开始坍塌。   噗!   有白骨飞射,血肉漫天,萧易拳头落下,蒙面女子被打得四分五裂,一口银色弯月长刀浮现而出,落在草原之上,犹自嗡鸣不止。   萧易抬头看,头顶气运精柱上,那原本缠绕的丝丝黑气在此刻减少了一些,那紫气变得更加晶莹,对于精神意志的纯化更快了,乃至萧易有感觉,用不了数月光景,他便可以彻底打破旧世界,精神意志开辟新世界,晋入超凡境。   “哥哥,你能不能不要吃我,小血会很乖的,小血不哭,小血也不流泪,你不要掰小血的手指头好不好。”   小家伙伏在雪狼背上,血色的小身子稚嫩,在寒风中瑟瑟发抖,一双大眼睛楚楚可怜,有些怯生生地看着面前的萧易,有泪光浮现,小手紧紧抓住雪狼的毛发,在她的记忆里,婆婆当初就是杀了别人,把她抢到了手中。   “哥哥不会吃你的。”   萧易轻抚她血色的头发,小家伙身上时时刻刻散发出来一股香气,这香气沁人心脾,让他气血都翻涌起来,他心中有所猜测,却并未点破。   而后,他将那血色荒牛皮撕开,做成一件小小的血色兽袍,给小家伙披上。   “你叫什么。”   小家伙穿上兽袍,眼中的怯意削减了几分,她低声道:“我叫小血,婆婆起的,说是鲜血的血。”   萧易蹙眉,他深吸一口气,可以想象,小家伙之前经历了什么,这让他火大,但是主凶已经被他杀了,在小家伙面前,他没有发作。   轻轻揉了揉小家伙的脑袋,萧易轻声道:“以后,你就叫小雪,雪花的雪。”   小家伙眸子晶亮,大眼睛眨动,似乎不太明白,但还是点点头:“小雪以后就叫小雪,雪花的雪。”   咕!   “哥哥,小雪饿了。”小家伙有些怯怯地道。   篝火上,还有吃剩的牛肉,是四人之前未看上的边角料,但是小家伙摇摇头,并不愿意食用,一双大眼睛偷偷看向萧易的怀中,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   心中一动,萧易取出一块下品精石,塞到小家伙怀里。小家伙眼前一亮,但是很快又小心翼翼起来,她张开小口,小心咬下一块后又递还给萧易,道:“小雪饱了。”   咕……萧易微微蹙眉,小家伙顿时有些惊恐起来,她一双小手交织着,大眼睛里有泪水氤氲:“以前婆婆都只许小雪吃这么多的。”   深吸一口气,萧易又将精石塞给小家伙,柔声道:“吃吧,这些都是你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