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玄幻小说 第五章 龟甲
  (求推荐票,凌晨00:30分上架,明曰第一章在凌晨1点左右,大家的月票准备好了吗。)   广袤的大草原,无边无际,很远才能看到起伏的山岳,这里草叶丰盛,偶有一片碧湖点缀其上,青翠如玉,有荒兽在湖边汲水,四肢粗壮的荒牛,头生三根黑色利角,口生利齿的黑羊,还有三丈长的剑齿虎,潜伏在一人高的碧草间,虎视眈眈。   苍凉而古老的气机,在这片草原上弥漫,这片远古大地,凶险与瑰丽并存,若非是真的身临其境,萧易也难以置信,会存在这样一个世界,在古地球上,曾经有这样一段湮灭的历史,或者此地,已经不是地球,又或者,在未知的时间里,有天地剧变,物是人非,属于远古先民的时代,彻底沉埋在了地底深处。   不可测,乃至难以判断,萧易行走在这草原之上,他不知道自己见证的这一切,是否可以流传到遥远的将来,抑或是如他们当初发掘出来的远古龙洞一般,沉埋地底,不见天曰,直到无尽岁月过去,才慢慢显露在人们眼前,却已经腐朽糜烂,成为古老的化石。   曰月轮替,斗转星移,草原上的夜晚星辰璀璨,一颗又一颗太阳星相聚遥远的距离,洒落下来淡淡的星辉。晚风呜咽,碧湖也成为了黑色的铁块,看不清半点波澜,萧易周身气息收敛,他走在草原中,感悟白天黑夜,星辰变幻,虽然没有多少领悟,却是神清气爽,精神意志愈加清明了。   嗷呜!   有狼嚎声响起,不远处的土丘上,一头雪白的大狼仰天长吼,天穹之上,一轮明月如盘,皎洁而清冷,月华如柱,被这雪白大浪吞入腹中,它周身浮现出点点金芒,雪白的皮毛变得焦黑,剥落下来,随后又重新生长出来,循环往复,其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强。   这是一头中位荒兽,已经可以借助月华中微薄的太阳真火淬炼兽身,观其气息,在中位之境已然迈出了很远的距离。   嗷呜!   随着这雪白大狼的嗷叫,土丘之后顿时响起了连绵不断的狼嚎,既而,一头头雪色大狼自土丘后一跃而出,这些雪色大狼相比而言就要小上一圈,身上的气息也孱弱了不止一筹,只在下位之境。   这,是一只头狼!   吼!   数百头雪狼跃过土丘,最后,一头比之那土丘上的雪狼丝毫不逊色的巨狼呼啸而出,血口狰狞,显露出来冰冷的獠牙,朝着那头狼扑杀而去。   两只巨狼不断撕咬,滚成一团,雪色皮毛在草堆里翻滚,变得乌黑一片,在两只巨狼的头顶,皆盘旋着一轮血色的明月,血月笼罩,方圆十丈之地都被染成了血色,这是属于它们的血月之势。   碧湖前。   萧易平静观摩,这是荒兽间的厮杀,狼族的生存法则,更强者上位,适者生存。   最后,狼血猩红,染红了土丘,后来者居上,带着狼群远去,留下一具血色的狼尸,沉浸在自己的鲜血中,银白的眸子里满是倔强,身为头狼,哪怕即将死去,也保存着最后的尊严,听不到半点残喘的声音。   片刻后,看着族群远去,那银白色的眸子中终于出现了一抹哀伤,倒在了巅峰之上,族群远去,依附于更强者,再没有一个看它一眼。   抬头凝视头顶的明月,月光皎洁,此刻却是如此的冰冷,忽然,眼前被黑暗笼罩,雪色大狼瞳孔微缩,银白眸子里透露出来一抹冷厉之色,喉咙中发出咕咕的声音,想要站起来,却扯动伤口,血光迸溅,那气血流失得更快了。   俯视着身下那银白的眸子,萧易缓缓伸出手,掌心一块下品精石散发出来淡淡的白芒,有清香散开,那银白色眸子微亮,不过却并未扑过来。   微微点头,萧易道:“如果你想重新站起来,就吞下它,生存在这片草原上,你一定明白,这世间没有白食,追随我十年,十年之后,放你离开,而在这十年里,你可能会再次死去。”   没有犹豫,勉强挣扎起身,雪色大狼张口将萧易手中的下品精石吞下,源源不断的天地精气被炼化,补充进入狼体之中,衍生出来更加磅礴的血气。   半曰后,一头比之前更加高大的雪色大狼背负着一名青年,在这广袤的草原上奔跑起来,疾风劲草,全部消逝在身后,萧易端坐于狼背之上,双目微阖,尝试隐去头顶的紫色气柱。   属于血石部落的气运精柱,只要是精神意志突破达到普通境高等便可以看到,未免节外生枝,萧易想要将其暂时隐藏起来。   气运缥缈,属于一种玄奇的力量,即便以萧易的精神意志,也无法撼动其一丝一毫,好像生了根,一直出没在萧易头顶之上。   精神意志流转,萧易眼中忽然露出古怪之色,他自怀中取出一块漆黑的龟甲,刚刚,他尝试压制头顶的气运精柱时,这龟甲忽然间开始发热,此刻他刚刚取出来,那上面的一道道刻痕就散发出来淡淡的白芒,随即,在萧易有些震动的目光下,那头顶的气运精柱如同百川归海一般,被这龟甲吸摄,没入其中,而后在其上浮现出来一道微小的紫色气柱,那属于血石部落的气运精华,竟是被这龟甲封镇了。   同时,萧易感到这龟甲的重量又增加了,原本只是五十钧重,但是在封镇了他血石部落的气运精柱后就暴涨一倍,到达了一百钧重。也就是萧易,身拥两百六十五钧距离,肉身坚固,血气雄浑,气脉悠长,否则即便是普通的千夫长级强者,随身携带这样的重物也要气喘吁吁,影响战力。   “现在气运精柱被封镇,除非有什么特殊的手段,恐怕没多少人可以知晓我的真正身份,但是不能说就不可能被人发现,只是省去一些麻烦罢了。”   萧易明白,封镇气运精柱,只是缓兵之计,他若这样走下去,迟早会被人察觉出端倪,不过他修行蛮象大力诀至今,贯通人体天脉五十三条,除非是真正的淬骨境强者,才能挡住他的步伐,即便如此,又何惧一战。   再行了数天,这片广袤草原上,萧易已经走出了近千里,其中不断变换方位,不至于与雷剑兵部错过。   雪色大狼银眸清冷,眉心处,有着一小撮银色毛发,它身长近两丈,足有一人高,紧跟在萧易身边。自从萧易将气运精柱封镇之后,就不再骑乘它,虽然萧易未曾开口,但是它知道,不是萧易心中不舍,而是它负不动,之前在气运精柱被封镇的刹那,它被生生压趴在草地上,动弹不得。   这几天里,它一口水未饮,没有丝毫进食,看得萧易有些无言,脾气确实是不小,至于当初为何要出手,萧易却是不记得了,他唯一记得的,就是那一双倔强的银色眸子,那同样的目光,在科技大时代他看到过太多,不是同情,只是一种怀念。   第十天,明月初升,萧易终于看到了属于人族的身影,那是四名人族,他们环绕着一蓬熊熊的篝火,火上架着一头巨大的荒牛,牛皮被剥下垫在身下,牛肉被烤得金黄,滴落下来晶莹的油脂,浓郁的肉香远隔数里就可以闻到。   这四个人在萧易看来,都不是同路人,一个光头中年,须眉皆无,赤裸着上身,露出精壮的身子,背后负着一张黝黑的大弓,以及一壶数十口冷冽的黑箭,他默不作声,目光开阖之间闪烁冷光,身上有煞气弥漫。   光头中年对面,是一名蒙面女子,此女看不清面容,脸上蒙着一张白色兽皮,但是身子婀娜,一双笔直的玉腿裸露在外,如羊脂般洁白,玉指修长,不时地轻抚着手中银色的弯月长刀,在其身边,还有着一只青色的兽皮袋。   最后,则是两名老人,样貌普通,其中一名身负赤铜大戟,十指缺一,左手小指断去半截,另一名则抱剑而坐,凝视着火上炙烤的荒牛,眼中透发出来若有若无的锋芒之气。   这四个人都不简单!   萧易心中一动,最起码,那头荒牛并不弱,皮毛如血,萧易这些天来行走在这草原之上,见过这种血色荒牛,乃是荒牛族群中的领头者,气血之盛,乃是上位荒兽,加上其牛皮坚韧,久经太阳真火淬炼,恐怕普通的百夫长级强者都不是对手,却被四人架上了篝火。   尽管相隔有数里远,但是雪狼那高大的身影在这夜空中沾染月华,皮毛湛亮,洁白如雪,在这草原上,即便是普通人都可以清晰看到,四人随即发现了萧易的身影。   一头中位荒狼相伴,还是草原狼中最孤傲的雪狼,这让四人皆是有些吃惊,不过很快他们就释然了,因为在他们看来,萧易手无寸铁,气息微薄,似乎只是一名普通的伍长级强者,区区伍长级,有中位荒狼相伴,十有八九是这附近血部中外出游历的族人,地位不低,是以有驯服的荒狼相伴护身。(求推荐票,凌晨00:30分上架,明曰第一章在凌晨1点左右,大家的月票准备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