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历史小说 第五章 蒸馏美酒
  在接下来的几天中,刘尧每天跟着蔡邕学习学习,时不时的冒出一句诗词,惊的老夫子直呼妖孽天才。亦或者是在棋盘上虐虐这个老古板,气得他大呼小叫的。时间也这样慢慢的流逝而去。   终于十五天后的一个夜晚,图纸上说明的时间已经到了。刘尧迫不及待的打开了大缸,看着里面清澈见底的酒水,闻着那扑面而来的酒香,忍不住的吞咽了一口口水。   刘尧拿起一个铜勺,舀了一勺就直接一口喝了下去。   “噗!!嗨,嗨,辣,好辣啊。”刘尧直接一口就喷了出去,不住的伸出舌头来缓解着辣意,眼泪水哗哗的流了下来。刘尧不知道的是,他现在不是一个酒精考验的成年人了,而是一个小孩子了。小孩子的味觉还根本张开,根本适应不了高酒精度的白酒。   过了许久,刘尧口中的辣意才缓解了下来,脸上满是苦笑“怎么会这么辣呢,前世喝的时候怎么没感觉呢。”不过随即一改脸上的苦闷,转而的满是兴奋“不过辣就对了,辣就说明这这酒的度数很高了。也就说明自己的这一次酿酒完全成功了。”   刘尧立即将一大缸的酒分成在二十个准备好的坛子中。经过这么多劳动的刘尧也觉得有些累了,一下子跳上了床。“明天就想办法去老师那里,要开始做准备了。”刘尧口中喃喃自语道,随即很快的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刘尧就命令着两个侍卫,抬着十坛子酒准备去拜见一下自己的父皇了。   一行三人来到了南宫,顿时有一个宦官前去向汉灵帝通报了。   南宫之中,汉灵帝正和几个宫女yinluan中。“启禀陛下,大皇子殿下有事求见。”   “不见不见,啊哈哈,美人,来。。。。。等下,你刚刚说是谁?”   “陛下,是大皇子殿下”宦官小声的说道。   这时汉灵帝一下子反应了过来“你们全部都下去吧。”将几个宫女全都赶走了,只留下了十常侍之一的张让。随即灵帝整了整有些乱了的衣服“让皇儿进来吧。”   得到允许的刘尧一个人走进了南宫之中。“孩儿拜见父皇。”   “皇儿,今曰来曰有何事?”灵帝问道。   “启禀父皇,孩儿从老师那里得到了一些好酒,特此想献给父皇。”刘尧笑着说道。   “哦,好酒!!在哪里,快拿来给朕尝尝。”刘宏一听到好酒,顿时双眼冒光。   刘尧打了个手势,站在门外的两个侍卫就将就全都搬了进来,之后就恭敬的退下了。这时张让主动的搬过来一坛酒,将坛子的封口给打了开来,顿时一阵酒香飘散了出来。   刘宏贪婪的闻着这酒香“恩!!!好香的酒,光闻这味道就知道是好酒,快,快给朕尝尝。”刘宏满脸的急切。   张让舀了一勺酒到了酒樽之中,恭敬的递给了刘宏,“陛下,请用。”   刘宏迫不及待的结果了酒樽,一口豪饮了下去。   “咳咳咳。”刘宏从没喝过这么烈的酒,一下子就被呛到了。“陛下你没事吧。”张让紧张的问道。   刘宏挥了挥手“没事,朕没事,只是没想到此酒如此烈,果然是好酒啊,朕生平从未喝过那么好的酒了。”说着刘宏又自己动手,舀了一勺酒,这一次吸取教训了,开始慢慢的品尝了起来。   “哈哈,好酒,好酒啊,只是有些少了。”刘宏看了看面前的着十坛子酒,有些不满。随即又看向刘尧“皇儿,这些酒可都是从蔡伯喈那里得来的。”   “是的,父皇,这些酒都是老师的一位好友亲手酿造的,只是存量不多。”刘尧说道。   “恩?存量不多吗?那岂不是以后朕无法天天品尝如此的美酒。”刘宏皱着眉头一脸的不满。   刘尧这是眼中精光一闪“启禀父皇,孩儿想要出宫,想到老师家中去住些曰子,也顺便可以帮父皇你多多讨要一些好酒来孝敬父皇您。”   “哈哈哈,不愧是朕的皇儿,朕准了,以后皇儿你出宫不需要向朕通报了。”刘宏十分满意的看着自己这个“孝顺”的皇儿。随即又说道“不过,虽然是在洛阳,不过还是需要派些侍卫保护一下皇儿你。”   “不用了不用了,在洛阳难道还有谁敢惹到皇儿呢?再说了这么多侍卫那会打扰到老师了吗?”刘尧急忙摆手反对,要是让那么多侍卫跟着自己,自己那还有空间做自己的事情啊。"   “不行!!!一定要有,否则朕怎么放心让你出宫呢。”刘宏严厉的说道,不过随即语气一转“不过你说的也有些道理,确实有侍卫不太方便。”   刘宏思考了半天转过头对张让说道“让父,去将帝师叫来吧。”   “诺,陛下。”张让说道,随即小步快走出去宣布命令去了。   “帝师?!!会是谁,居然有资格做帝师?我怎么不记得有这个人呢。”刘尧脑中不断思考着这个帝师会是谁。   过了半柱香的时间,一个剑眉星目,虎背熊腰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草民王越,拜见陛下。”   “是他!!”王瑶心中一震,原来是灵帝的剑术老师,怪不得先前不记得。王越,当代大侠,18岁匹马入贺兰山,只身取羌族首领首级而归,据说是唯一一个打败过吕布的人。当然那也是因为吕布不善步战的原因。不过这也说明了王越的武艺高强。   “平身吧。”刘宏淡淡的说道,随即转向刘尧“皇儿,这一位是朕的剑术老师,王越王子汝,武艺高强,有他保护你,朕也就放心了。”   “多谢父皇,不过孩儿还有一个请求。”刘尧也答应了下来。   “皇儿尽管说。”   “孩儿想要跟王越大侠学习武艺。”刘尧道出了自己的目的。听到了刘尧的话,王越不自觉的看向了刘尧,打量着刘尧。   “哈哈哈,朕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朕准了,王越,以后你就留在皇儿身边,教导他武艺吧,还有他的安全也都交给你了。”刘宏大笑着说道。   “诺”王越回应道,不过她的眼中明显的充满了兴奋之情,刚才那打量的数眼,他就发现了刘尧的根骨绝佳,练武起来事半功倍啊。   “父皇,如果无事,孩儿就告退了。”刘尧行了一个礼就准备告退了。   “去吧,要记得多带点美酒回来给朕品尝啊。”刘宏挥了挥手说道,满脸的贪婪之色。   等到刘尧和王越两人离开了之后,汉灵帝一改之前的表情“让父,你也下去吧,朕想一个人静一静。”   张让不明所以,但是还是恭敬的诺了一声,离开了南宫。   顿时南宫之中只剩下了汉灵帝一个人,以及那若有若无的叹息声。   却说刘尧这边,烈阳已当空,得到了汉灵帝允许的刘尧很容易的走出了宫门,而宫门前早就有马车等在那里了。刘尧和王越两个人坐上了马车,有马夫赶着车向着蔡邕的府邸而去。当然车上还有另外的那十坛酒。   车厢内,“王大侠,以后就要拜托你了。”说着刘尧向着王越行了个礼。   “不敢不敢。”王越立马挥手表示,心中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   “呵呵,王大侠不必如此,你既然教我武艺,我这一个礼你绝对当得起。”刘尧笑着说道。   王越十分的感动,他万万没想到刘尧如此高贵的身份却那么平易近人。   “王大侠,你可有什么愿望?”刘尧准备再次拿下一个助力。   “不瞒大皇子殿下,老夫我虚度三十有五了,一辈子都想当官,可是身上却只有这一身武艺,不能当个文官,而且我的武艺也不适合上战场。所以到现在也是碌碌无为。”王越脸上失望之情显而易见。   “那你可愿相信我。”刘尧正色的说道。   王越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面前的这个孩子,总有一种信服的感觉。咬了咬牙“我信。”   “好,只要你愿意助我,将来官场必有你一席之地。”刘尧拍着胸脯保证着。   王越满脸震惊的看着这个诡异的皇子,随即毫不犹豫双手抱拳“拜见主公。”   “好!好!好!主公现在就不必了,你还是呼我为大皇子,我呼你字子汝可好。”刘尧满脸的喜意,王越虽无法成为战场上将,但却是个暗杀的好手,有些事情,必定需要这些人的存在。   “诺。”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