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历史小说 第二百一十八章 好断无谋
  “这粮草好办,完全可以从百姓那一边掠夺一些,在到其他的诸侯那边买上一些便可以了。而且现在我们和益州接壤,这益州可是一个产粮大州,粮食多到完全吃不完。而那益州牧刘焉岳父大人想必你也见过,不过是一个懦弱的守足之犬罢了,没有什么能力,倒是后岳父大人直接陈兵二十万前往汉中威慑一番,一那刘焉的性格还不乖乖就范,让他献出一些粮食来就可以了。”   “至于那钱财的问题那就更加不用担心了。岳父大人可知道我们现在用的是什么铜钱?”李儒笑着问道。   “先帝所铸造的五铢钱啊?”董卓想也没想的说道。   “不错正是那五铢钱,这五铢钱铸造起来也不难,我们完全可以让工匠按照五铢钱的样子,私自铸造一番。即便是和真正的五铢钱有些区别,但是有有谁能够认得出来呢。到时候兵器盔甲马匹粮食什么都有了,还怕养不起那五十万大军吗?”李儒奸笑着说道。   “私铸铜钱!”董卓听了顿时眼珠子突了出来,有些惊讶的叫道。要知道在这大汉私铸铜钱那可是掉脑袋的事情。比私自贩卖盐铁的罪名还要大。这种事情放在陶谦或者孔融这种对大汉忠心的诸侯身上那是绝对不会去做的。不过这董卓是什么人,小皇帝都在他的手上,难道还会怕这些东西吗。   “贤婿此法甚妙啊。”董卓很快的就回过了神来,拍着手掌大叫道。满脸的兴奋。这要是自己铸造铜钱,只要有足够的铜矿,那还不是想要多少钱哪就是多少钱。而且只即便做出来不像先帝时期的五铢钱。但又有什么人会发现呢。现在所有的百姓眼中那只有五铢钱,根本不会去分别,到时候董卓养活那五十万兵马绝对不是问题了。   “既然这样子还是快些请去岳父大人去下圣旨吧。”李儒笑着说道。   董卓听了狰狞的一笑,看向了北方一处宫殿,说道“这还不简单。”   随即两人对视一笑,露出了一丝了奸笑。   冀州渤海郡。   “你们说说看,这刘尧大婚我们应该怎么做?”袁绍那这一封书信。皱着眉头对着下方的人问道。   而坐在袁绍您好下方的正有着四个人,正是那袁绍麾下的四大谋士审配,逢纪,郭图,许攸。至于那原本后来也应该在袁绍麾下的沮授和田丰两人,则是早早的被刘尧给挖走了。自然不会在此处了。   而这审配,逢纪,郭图三人那都是这冀州大世家的一员。袁绍从洛阳回来了之后,便开始招兵买马。而这些个大家族的人也全都看中了袁绍的实力以及四世三公的身份。毫不犹豫的投入了袁绍的麾下。   至于那许攸,那更是袁绍而是的玩伴,他们两人和曹操袁术四人还被称为洛阳四公子。当然这个自然是恶名了。这四人也都是寻花问柳的主,在洛阳也是一霸,无人敢惹其锋芒。而在洛阳大乱了之前,有先见之明的许攸便离开了洛阳。待得袁绍回归了渤海之后,也是投入了他的麾下。   “主公我认为不应该去,这刘尧本来就和我们有仇。又何必去给他什么面子呢。”这是审配站了出来说道。   “不错,主公。我附议,况且我们现在还在备战之中,那韩馥小儿身为袁氏的门生,不感激主公四世三公的恩惠,反而与主公作对,我们理应当即可发兵拿下邺城,向那韩馥讨一个说法才是。”郭图也站了起来说道。当然说的比较委婉罢了。明明就是那袁绍想要拿下冀州,成为冀州牧才主公挑起这场战争的。那韩馥也不过就是自保罢了。   袁绍听了不住的点头说道“有理,说的有理。”   “我看是你想要害了主公吧。”这时一个瓮声瓮气,有些刺耳的声音传来过来,众人向着声音的方向看去。不是那许攸还是何人。   “许子远,你是什么意思,我对主公忠心耿耿,天地可鉴。我何时想要害主公了,你要是不说清楚,我郭图与你不死不休!”郭图顿时大怒,对着许攸咆哮道。   这袁绍麾下的四位谋士本身就不对头,每一次议事都要吵上半天才是,今天也不例外,这许攸和郭图两人有杠上了。   袁绍听了也将目光投向了许攸,看看他想要说些什么。这就是袁绍的为人了,好断无谋,对于手底下谋士之间的小争斗从来不加干预,总喜欢听一下每一个人的意见,在自己做决定。   不过他袁绍自然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人物。这样子做一来是为了满足他的做决断的想法之外。还有着另外一层的目的。   这袁绍麾下那基本上都是世家大族所建立起来的势力。而这些世家大族之所以帮助袁绍,那很大程度上也是为了自身的利益。而有了利益自然就有争斗。他手底下很多的家族都形成了联合。比如这郭图和审配两人的家族为首,还有就是许攸和逢纪两人为首的一帮子家族。形成了相互对抗的局面。   而其中也未必没有袁绍的一份功劳。他身为主公,自然不能看到一家独大的场面,因此才会乐得让他们争斗,形成了一个平稳的局面,这才是袁绍想要看到的。   许攸不屑的看了一眼郭图,说道“主公现在麾下虽然猛将无数,还有着二十万的兵马,但是这些大多数都是新兵,没有多少战力。而那韩都身为冀州牧,手底下也有着十万大军。因此即便主公能够取胜,那也必定是损失不小,对于主公将来的霸业有碍,你这样子劝主公即可出兵,不是害了主公还是什么。”   “你!”郭图听了顿时气急,一张脸憋成了猪肝色,手指着许攸,一副说不出话来的样子。   “够了!”就在这时候,袁绍喝止住了两人的争执,开口说道“这件事情不用在议了,子远说的有理,现在确实不是出兵的好时机,再等上几个月,等新兵全都训练好了,再出兵也不迟。”   袁绍都发话了,许攸和郭图两人自然是不敢再多说些什么了。那郭图冷哼一声,十分不爽的坐下下去。而那得胜了的许攸则是有些不屑的看了郭图一眼,露出了一丝微笑。   “好了,还是刚刚那件事情,到底应不应该去给那刘尧送礼。”袁绍皱着眉头问道。   “启禀主公,我认为应该去。”这时候许攸再一次站了起来说道。“虽然主公跟着那刘尧有着不小的恩怨,但是这些个人恩怨在天下霸业面前那不过都是些小事情罢了。现在各路诸侯都是制霸一方,可以说每一个人都是敌人,也每一个人都是朋友。而那刘尧现在的实力如此之强,主公又何必去得罪他呢。多一个强大的帮手总比多一个强大的敌人的好啊。”   袁绍听了眉头皱的更深了,手也不自觉的摸上了自己的左肩。那里正是日前被刘尧混元霹雳斧压伤的地方。虽然现在好了,但是袁绍隐约之间,却又感觉到这伤口处似乎又疼痛了起来。很明显他还是放不下那一段恩怨,这刘尧在那盟军面前羞辱自己的事情还历历在目,要他放下这段恩怨,对于好面子的袁绍来说确实有够为难他的。   “启禀主公,我也认为应该去。”这时候许攸的盟友逢纪也站了出来声援许攸了。   袁绍顿时将视线放在了逢纪身上,想要看看那他想怎么说。   “主公,这幽州的兵马精锐那都是众所周知的,而且他们的武器盔甲那也是天下一等一的。还有那些纸张,书本那些可都是宝贝啊。因此我们大可以明面上失去送礼,暗地里派人前去打探这些东西的秘密。若是找到了这秘密,那主公将来的霸业指日可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