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历史小说 第二十六章 公孙狗贼
  “咦,周汉,怎么会是你?传令兵呢?”黄忠看到了那个人影的样子之后,直接就叫了出来。   “汉升,你认识这个人吗?”刘尧疑惑的看着黄忠。   “启禀主公,此人乃是我麾下骑兵营的一个副营长,平时为人十分机灵,所以我记得他。”黄忠抱拳说道。随即又转向周汉怒道“周汉,这里岂是你可以来的,还不快点退下。”其实黄忠也十分喜欢这个出色的手下,才破格提拔他一个小兵为了副营长。因此不想他受到惩罚。   谁知周汉完全没有理会黄忠的好意,反而“腾”的一下,双膝跪地,给黄忠磕了一个头,眼含热泪的说道“黄将军,卑职多谢你的栽培了,我这一次来就是冒着必死的决心的,使是死我也希望主公能为我做主。”   “你。。。。”黄忠心中怒极,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哎,好了汉升,不必如此。”随意的说道,随即又看向了周汉“你说吧,有什么事情想我为你做主,如果没有正当的理由,你小心你的脑袋。”刘尧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如果这个周汉没什么理由,对于这种干违反规矩的人,那就是一个字杀。   “多谢主公。”周汉又给刘尧磕了一个头,随即才说道“启禀主公,这一次我率领着麾下一连的兵马去右北平打探消息,那一边的乌丸大军已经被那个公孙狗贼给击退了。”周汉也还知道分寸,现将情报说了出来。但当周汉说道公孙狗贼的时候那眼中的恨意怎么也掩盖不住。   “哦,右北平的乌丸也被打败了吗?”刘尧一喜,这下子乌丸的这次侵略便是以完败而告终了。随即又看向那欲言又止的周汉随意的说道“周汉,看你似乎还有什么话没有说完死的,一并说了吧。”   “诺,然而在卑职打听完消息后,正准备回蓟县,但是却在路上到了一个小村庄。”说到这里周汉不禁哽咽了起来“主公,卑职便是出身于那个小村庄的,可是现在。。。现在。。。全村的人全都被那公孙狗贼杀死了,就连小人的父母妻子,以及只有三岁的小儿也没有放过啊。”代周汉说完整个人已经是泣不成声了。   “混账!!”暴怒的张飞一巴掌将这张桌子都给拍散架了。“是哪个混蛋干的。”   张飞没有听出来,可不代表刘尧没有听出来“你刚刚所说的那个公孙狗贼可是那公孙瓒。”   “正是。”周汉咬牙切齿的说道。   “周汉,不要胡说,你刚说了没有一个活口,你又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黄忠叫道。   “主公,卑职没有说谎,我有一个同村的好友因为躲在了地窖内才躲过了一劫,这些事情就是他告诉我的。”周汉连忙解释道。   刘尧皱了皱眉头“你的那个好友现在在哪?带他来见我。”   “启禀主公,他现在就等在州牧府外,我现在就带他进来。”说完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一时间大厅之内一阵沉闷,刘尧虽然也不是个好人,但是也不会对自己的同袍做出这种灭村之事。按时现在就听周汉的话来说,就是公孙瓒在屠杀大汉的子民。这个事刘尧绝对不允许的,心中对公孙瓒的杀意更深了一层。   没多久周汉带着一个农民打扮的男子走了进来。整个人还畏畏缩缩的打量着四周。   “启禀主公,人带到了。周生,快点拜见州牧大人。”周汉一脚将周生踢的跪了下来,小声的说道。   “啊。”周生这时才反应了过来“草民周生,拜见州牧大人。”   “周生,你且将你的事情说出来,本官自会为你做主。”刘尧随意的说道。   “州牧大人,小人就住在那周家村,平时那个公孙狗贼就经常派他手下的人来我们村庄搜刮粮食。但我们也是敢怒不敢言。这一次公孙狗贼的人又来了,但是我们村中的人实在是没有粮食了,那些人就说我们和乌丸人们勾结,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杀了村子中的人。小人也是侥幸才活了下来。求州牧大人你做主啊。”周生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道。   “混账,公孙瓒,你这是在找死。”刘尧冷冷的说道。要说刘尧先前还有些疑虑,现在证人都有了,刘尧恨不得现在就去杀了公孙瓒。   “主公,你现在给俺一万兵马,俺现在就带兵去杀了那个公孙狗贼。”张飞怒道。   “主公,不可。”这时坐在刘尧身边的沮授小声的对刘尧说道。   刘尧眉头一皱,心里满是疑惑,不过还是对周汉和周生说道“周汉,周生,你们两个放心吧,我保证,曰后必定杀了公孙瓒,为你们两个讨回一个公道。”   “多谢主公(大人)。。。。。”两人不断的磕着头。   “不过周汉你这一次确实有过错。我就罚你撤去副营长的职务,再从一个小兵做起,你可服气。”刘尧淡淡的说道。   “多谢主公不杀之恩.”周汉感动的说道,他这一次本就是抱着死的心思来了,没想到还能继续留在菌种,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好了,你们两个下去吧。”刘尧挥了挥手。   “诺。”说完两人就除了州牧府。   “多谢主公不杀之恩。”黄忠也替周汉感谢道。   “呵呵,无妨,这个周汉有情有义,能被汉升你看上,想来其他方面也不错,不过就是为人太过冲动,好好打磨一下,将来必成大器。”刘尧笑着说道。   “多谢主公。”   刘尧不在一会这些,看向沮授有些不悦的说道“公与,你刚刚的话是何意,为何不可。”   “启禀主公,我们没有证据可以杀了公孙瓒。”沮授说道。   “公与,你在说些什么啊,不是都有证人了吗,怎么会没证据?”张飞不满的插话道。   “第一,那个周生不过是一介平民,人言势微,根本无法搬得动公孙瓒。第二,这公孙瓒前去劫粮草,必定是派手下人去的。到时候主公你向他问罪,他只要随便拉出个手下,说是他肆意而为,主公便拿他没办法了。”沮授慢慢的说道。   “哼!!难道以我现在的身份去杀一个公孙瓒还需要什么证据吗?”刘尧不屑的说道。   “那更加不可了。”这时田丰又站了起来“启禀主公,现在的公孙瓒怎么也是有功之臣,若是主公没有理由便杀了他,那可是会寒了天下人的心,到时候还有谁回来头投奔主公你啊。   “混蛋,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道就这么放过他了吗。”刘尧顿时郁闷的一屁股坐了下来,他现在就觉得这个公孙瓒就如同一只刺猬一样,无从下口。   “呵呵。”田丰看着刘尧苦闷的样子不禁一笑“主公你现在只是过于愤怒了而已,所以才没有考虑清楚。这个公孙瓒无论如何也是在我们幽州的地盘上,以我们的实力想要杀死他哈不容易,只是现在还不是时机而已。”   “对呀。”被田丰这样一点拨,刘尧顿时清醒了起来,冷冷的说道“公孙瓒,现在就多留你几年的小命吧。”   被这件事情一搅和,众人庆祝胜利的心情也没有了,只能不了了之,匆匆的结束了。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