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玄幻小说 第二十七章 名传天路!
  黑云血部,为雷剑兵部境内十大上等血部之一,云岚,一个极其美丽的女子,银色战衣闪烁淡淡的银辉,她肌体如玉,肤若凝脂,通体散发出来令人迷醉的馨香,这山谷中不少年轻人对她倾慕不已,但是此女更是年轻一辈一尊不可小觑的强者,与云枫齐名,列为黑云血部年轻一辈两大高手之一。   人们没有想到,近年来不少年轻强者登门求亲都被拒绝,今曰这云岚居然主动相邀一名男子,刹那间,山谷中不少年轻人就红了眼,看向萧易的目光即便有着敬畏,也消散得差不多了。   云枫亦是微微一惊,对于他这个妹妹,他是最了解不过,随后他就释怀了,在他看来,妹妹近年来参悟火之道,想要借此领悟出来大地之道,却遇到了瓶颈,这萧易既然身拥大地之道,年轻一辈中,到的确是一个值得相交的对象。   “喝一杯就算了,我不与陌生人对饮。”   萧易转身离去,语气冷淡,任谁都听出其中的敷衍之意,紫衣青年撇撇嘴,轻叹一声不解风情,不过速度却不比萧易慢上分毫。   云岚微微一愣,很快就恢复了过来,她轻笑道:“萧兄,我们很快还会再见的。”   远方,萧易微微蹙眉,这个女子虽然美丽,但是心机太深,只言片语之间无不蕴含深意,他十分不喜,何况今曰这山谷聚会,却是针对于他,可以算得上是瓜分大会,对于到来的众人,萧易没有一点结交的意思。   就在萧易两人离开没有几天的工夫,天鹏爪战败,碧血剑传人被逼退的消息便席卷了整条天兵路,这无疑是一场地震,十大游侠即便是雷剑兵部也不能等闲视之,是两大兵部之中最强大的十股散修势力,代表的不单是一个人,更是一脉传承。   “那血石部落不过是中等血部,居然出了这样的妖孽。”   “传说中此人数月前在百妖山脉斩杀了两大妖王,就连那身在妖骨小圆满之境的青虎王也被其镇杀在部落之前。”   “没想到还有雷剑兵部错漏的雷体,不知道是否会吸纳进入雷剑族中。”   天兵路上,不少人在谈论,不过关于当初雷剑山脉中发生的一切却是只字不提,这是一种忌讳,犯了忌讳,除非是十大游侠,就算是上等血部,也逃不过。   雷剑兵部,天兵城中。   一名中年万夫长行走在城中,空旷的天兵城中,有数十万战兵在休整。   “萧易。”   离恨万夫长深吸一口气,有些难以置信刚刚得到的消息,这一代天鹏爪是什么样的人物,至少杀他易如反掌,何况是这一代的碧血剑传人,两大兵部境内都是威名赫赫,与他雷剑兵部的剑青生几人相比都是毫不逊色,就是这样的两个人物,一个败了,一个被逼退了,年轻一辈两大顶尖高手,都没有能够将其镇压。   “雷之道,大地之道。”   离恨万夫长摇摇头,他从来不知道,这萧易居然还掌握有雷之道,难道其祖上与他雷剑兵部还存在渊源?要知道,这数千年来,整个雷剑兵部境内,所有的雷体都被雷剑兵部收纳一空,现在竟然又出现了一个雷体,就由不得人不怀疑,不过眼下这些却不是他需要考虑的,原本仙族步步紧逼,这一段时月却是罕见地沉默下来,就连进逼到中域的一些仙族万人战师,也都撤回去,着实是让人琢磨不透,唯有少数一些人才隐隐猜测到一些东西。   千丈剑塔。   暗红色的塔身上满是剑纹,每一道都十分古朴,有岁月的气息在流淌,塔顶之上,一名中年男子负手而立,紫金战衣煌煌,眸子里有紫电萦绕,倏尔,他看着前方空荡的虚空,淡淡道:“三统领,你的伤势恢复了。”   中年男子话音一落,那一片虚空就微微扭曲,一道青色身影显露出来,正是当初那自有桃氏祖婆婆手上逃离的三统领。   “族长!”   目光上下打量这三统领一眼,中年男子道:“你的战魂分身能够回来,算是大幸了。”   深青色战衣熠熠生辉,三统领眼中也是流露出浓浓的忌惮之色,而后点头道:“不错,若非是战魂分身,那女子杀我易如反掌。”   顿了顿,三统领有些迟疑道:“那仙族天云宗五长老是身外化身,还是……”   “是身外化身。”中年男子轻笑道,“若非如此,就不是十万块下品精石这么简单了,那老东西倒是打得好主意,想让我人族内乱吗?”   三统领脸色不太好看,沉声道:“有消息,他们已经划分地域了,这一代的天鹏爪,还有碧血剑传人都现身了,还有几个上等血部的年轻人,那萧易也现身了,只是……”   三统领有些想不通,难道萧易手中不止一口五色神枪,居然还有另外的神金,这样一来,也让他更加笃定了,一定是挖掘到了一座了不得的先辈宝藏,此子的运气,令得他惊叹不已。   “眼见未必为实,耳听未必为虚。”中年男子目光幽邃,他凝视远方,良久之后,“或许此番,这些年轻人会给我们一个答案,是对是错,总有定论。”   “族长!”三统领面色微变,他隐隐听出了中年男子话中的意思。   摆了摆手,中年男子沉声道:“我雷剑兵部镇守这条仙族天兵路,并非是为了延续万古,而是为了我人族千秋万代,可以繁衍生息,流芳百世不容易,遗臭万年却可在弹指之间,若是错了,便认了。”   “是!”三统领眸光微震,而后转身离去,消失在远方。   看着其消失的背影,中年男子深吸一口气,道:“无妄,你看如何。”   一道黑影自其背后浮现,却是那六统领剑无妄,看着身前修长的紫金色背影,剑无妄平静道:“错了,可以改。”   缓缓转过身来,中年男子一双眸子乌黑,落到剑无妄身上,看着那双漆黑的眸子,剑无妄忽然生出一种错觉,眼前站着的,似乎不是一个人,他好像看到了一座千丈剑塔屹立在身前,而此刻,剑塔被他踩在脚下。   “错了可以改。”中年男子轻轻道,倏尔话锋一转,“但是有些错却是难以弥补的,你错了,我也错了。”   “错了吗?”剑无妄有些失神,道,“或许少族长他还活着。”   “已经不重要了。”中年男子摇摇头,不经意间,眼中流露出来一抹落寞之色,却在刹那间隐去。   天兵路上。   一连十天过去,没有战师彼此征伐,血染天路,两个庞然大物都十分安静,保持着同样的默契,一起蛰伏下来。   天路五域,每一座古山,每一条河流,每一座山谷,每一片古林,都时而可以看到一道道身影在徘徊,不仅是人族,还有仙族。   十天下来,人们连萧易的半根毛都没有找到,但是彼此流传之下,却是令得萧易的声名愈来愈盛,大有传遍整条天兵路的趋势,这令得萧易受到了不少关注,十天里,他偶尔发觉一丝异样的气息远去,他明白有人在关注着他,观察他的行踪,不过对方掩饰得很好,手段也很高明,萧易几次想要追下去都失去了踪影。   这一曰,他与紫衣青年走入了一座山涧当中,山涧里有着一条墨色的河流,河水清澈,晶莹如墨玉一般,天兵路上罕见这样明净的河水,大多被鲜血浸染,散发出来血腥的味道,这里人迹罕至,荒兽足迹也见不到,若非是天兵路上,可以算得上是一处桃源圣地。   咻!咻!   一连七八道仙光落下,出现在萧易两人身前,眸光波澜不惊,萧易向前看去,这是八名仙族年轻人,每一个身上都透发出来强大的气息,八人中六男二女,其中七人簇拥着一名仙族青年,此人一头金发,身姿英挺,穿一件金色仙衣,他眸子呈淡金色,神色冷峻,此刻看向萧易,傲然道:“就是你,击败了青铁衣,逼退了碧空月。”   萧易不语,只是平静看前方,这一下,金发青年身边有一人炸毛了。   一个年轻人踏前一步,冷叱道:“你是什么东西,我天云六圣之一的第五圣子问你话你装作没有听到吗!”   “天云六圣?”萧易淡淡地扫他一眼,道,“没听说过。”   “你!”那年轻人怒极而笑,“真是井底之蛙,第五圣子,我怀疑此人是徒有虚名,就让我来镇压了他,免得脏了您的手!”   萧易闻言冷笑:“没听过就是井底之蛙吗?你们还真是强势惯了,跟踪了我这么多天,终于肯露面了吗?”   “少废话,今天我们来就是要杀你,如果这就是你的遗言,就让我来送你上路!”   这是一个年轻的仙族,看上去差不多二十四、五岁,极其自傲,他一头青发,手中持一口深青色仙戟,呼吸之间,周身仙光呼啸,一道道青色仙气如风刃切割,方圆百丈变得青茫茫一片,到处都是肆虐的劲风。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