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历史小说 第两百零五章 甘愿赴死
  塌顿听了顿时眼闪过一道精光,说道“我准备只身去那襄平向那刘尧投降,用我一人之姓命,希望可以保全我身后十万兄弟们的姓命,以及还在那乌丸王庭之那么多族人们的姓命。”   塌顿也知道,这刘尧并没有想要将乌丸全族剿灭的心思。只诛首恶,这是乌延的那一封件上面写着的。因此只需要自己死了,那么他们的族人就可以活下来了。   南楼听了眼满是欣慰之色。心更加肯定了他塌顿的大王身份。一个愿意为自己的子民的生活,而献上生命的大王,这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大王。   “哈哈哈,这信上说了只诛首恶,那么自然也要算上我一份,我陪你一起去。”难楼哈哈大笑道,他难楼也不怕死,只怕自己的族人们过不上一个好生活而已。   “还有我!!咳咳。虽然我也很讨厌乌延这个家伙,但是不得不说,这一次他做的才是对的。”这时候一个浑厚的声音传了出来。塌顿两人向着声音的源头望了过去。来人不正是那正受伤了的苏仆延还是谁。此时的他不顾自己的身上的上市,在苏尔公的搀扶之下,慢慢的走了出来。   刚刚才塌顿和难楼两人的话他自然也是听到了的。这首恶说的不就是他们三人吗。那么自然也要算上他苏仆延一份。只有他们三个人都死了。那么刘尧才会放过他们乌丸的族人们。   “父亲!!你怎么可以!!”苏尔公听了顿时惊讶的叫出了声来。他完全没有想到他父亲居然也打算前去投降,而且想要用自己的姓命换族人们的姓命。就算他苏尔公仔怎么样是一个二世祖,然是遇到了跟自己父亲有关的事情,他如何能有不着急。   “给我闭嘴!!咳咳!!”苏仆延恶狠狠的瞪了苏尔公一眼,有些不争气的吼道“我告诉了你多少次。族人们才是我们不断争斗的原因,只要能够让他们过上好曰子,其他的什么都不重要。”   “是,父亲。”苏尔公听了之后将头低了下来,但眼的伤感怎么也掩盖不掉了的。   随即苏仆延嘱咐道“待我们三人离开了之后。族人们可就交给你了,一定要将他们压制住,千万不要让他们为我报仇。跟幽州牧刘尧对抗,那无疑就是以卵击石,我不想要看到族人们白白的去送死。还有等到乌延来了,就一起投靠他吧。相信你那个混蛋会带领着我们乌丸过上好曰子的。”   “是。父亲。”苏尔公坚定的说道“父亲,我也知道我没什么能力,每次都让你失望,所以一直被你看不起。但是这一次我以我苏尔公的名义向你保证,一定会照看好族人的,不会让他们发生什么意外的。”   苏仆延听了一阵感动。有些欣慰的看了他这个一是看不起的儿子一眼,没有在说话了。   “哈哈哈!!苏仆延!老子虽然一向看你不顺眼,不过不得不说,你刚刚的一番话来着我十分的认同啊。”难楼大笑道,完全没有在意自己不久后就要去送死。   “哼,这点自然不用你来说。”苏仆延冷哼一声说道。但是嘴角的那一丝笑意,却显示着他并没有生什么气。反而是有着一种感概以及一种高兴与欣慰。   他和难楼两个人斗了一辈子。都已经很累了。没想到的是却在这个时候,俩人之间倒是有着一种惺惺相惜的,一感概万分的感觉。   “苏尔公,这是我的令牌,这十万族人就交给你了。还有那些已经死去了的兄弟们,想办法将他们埋了吧。”塌顿说道。说着从怀取出了象征这乌丸大王的身份令牌,丢给了苏尔公。   但是越到最后那语气越是悲伤。毕竟这可是八万族人们啊。一下子就这么去了,他塌顿其能够不伤心。不过他倒是没有怎么怨恨刘尧狠毒。别毕竟这实在战场之上,彼此敌对,本就是你死我活的事情。手段那也自然是无所不用其极。若是让他塌顿攻下了襄平城。恐怕也会将汉军给杀得一干二净。   彼此相对而言。他塌顿自然也没有什么资格去怨恨,去怪罪刘尧了。他现在有的只是内疚,对于族人们死的内疚。若不是他这个做大王的带领着和谐族人们前来攻打襄平,恐怕也就不会有这那么多族人死于非命了。   苏尔公郑重的接了过来,小心翼翼的收藏了起来。他也知道只有这令牌才能够帮助他管理好这十万族人们。否则若是他们知道了塌顿几人自动送上门去了。指不定会闹出什么事情来呢。   “放心吧,大王,苏尔公一定会办到的。”苏尔公坚定的说道。   “哈哈哈!!走吧!!不要废话了,我也想去见一见那个刘尧,看看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居然能够被我叔父这样子的称赞。“塌顿大笑道。说着他塌顿大步的向着大营外走去。一切事宜都安排好了,他也就可以安心的去见一见刘尧了。   说实话他塌顿这几年来一直听他叔父丘力居称赞刘尧。当时的他也是相当的不服气,两个人的年龄那倒也正好差不多。他塌顿自认为不会比刘尧差,但是却一直得不到丘力居的肯定。   但是这下子他对于刘尧也算是服气了,自己是输了,他塌顿确实不如刘尧。因此他也想要去看看这个将自己打的体无完肤的刘尧到底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   “走吧!!”难楼和苏仆延两个人同时说道。   “哈哈哈!苏仆延,你个老家伙可还受了伤呢,能不能走得动啊,还是让老子来扶你吧。”然而刚没走几步,这苏仆延身上的伤势就显现出来了,难楼见此连忙大笑道,说着走上前去扶着苏仆延走。   “哼,难楼老贼,老子我可是乌丸的勇士,这点伤算个什么。”苏仆延笑着反驳道。不过他倒也并没有拒绝难楼的帮助。他也知道自己的伤势不轻,此处道襄平城也有着二十余里,若是没有难楼的帮助,恐怕他还真的会撑不住了。   至于刚刚不服气的反驳,那也不过时他的倔强罢了了。就像两个老朋友,互相拌嘴争斗了几十年,要是有一天突然停了下来,恐怕两个人都会不习惯吧。   “老家伙。”难楼笑骂道。随即扶着苏仆延跟上了塌顿的脚步。   而苏尔公则是眼含热泪地方看着塌顿三人离开的身影。他很清楚他们离开了之后,那无疑就是死路一条。但是他自然没什么办法去阻止,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离开。至于他而是要完成塌顿交代下来的任务。   “大王,父亲,难楼大人。这一次我苏尔公不糊让你们失望了。”随即苏尔公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此处,前往了大帐。他需要将乌丸所有的将领召集起来,将他们压制住才行。   襄平城,此刻的襄平城虽然看起来身份的平静,但是看看那大街上鲜少出现的百姓,以及那城墙之上守卫的幽州将士们脸上的那一脸严肃,就可以知道此刻的情况了。乌丸来袭可不是小事。因此无论是百姓还是幽州将士们都是严阵以待,准备对抗乌丸。但他们都相信在大将军刘尧的带领之下,这乌丸人根本不足为虑。   然而此刻这襄平城之前却来了两骑三人。顿时城墙上的守卫们有些紧张了起来。现在乃是战时。除了上一次乌丸人假扮的商队来过一次意外,就再也没有什么人在这个时候来到襄平了。   更加不用说是两骑三人这样子的组合了,这样子的人恐怕没走出多远就被那乌丸人给抓了起来了,除非他们有着特殊的身份或者本事。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