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历史小说 第一百八十七章 双方停战
  “打扫尸体,每个人都上去在心脏补上一刀,免得有漏网之鱼。”田畴随意的吩咐道。随即看向了田豫,说道“你跟我来,我有事情想要问你。”说着便一马当先的走下了城墙。   至于高览和田豫两人则是慢慢的跟在了田畴的身后,向着城守府走去。   襄平城城守府。田畴坐在主位之上,高览坐在其左手边。而田豫则是站在了田畴的面前,有些好奇的看着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几岁,但现在却已经是一方太守了的田畴,眼中没有丝毫的畏惧之色。   “田豫,你现在可以跟我说实话了吧,到底姓甚名甚,哪里人,还有怎么会出现在乌丸军中,替他们做事情的?”田畴抿了一口茶说道。他田畴还以为这田豫先前爆出来的那是假名字呢。   田豫听了之后有些苦笑道。“启禀太守大人,小人确实名为田豫,字国让,乃是幽州渔阳人。乃是前些曰子会渔阳省亲的时候一个不小心被那乌丸人给抓了起来了的。”   “田豫,田国让。”田畴皱着眉头,嘴中一直呢喃着这个名字,总感觉好像在哪里听过了似的。   下一刻,这田畴“哗”的一声站了起来,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有些激动的说道“你可是那渔阳雍奴人,家中还有这一位老母亲?”   田豫听了顿时一愣,有些疑惑的问道“草民家中确实是在渔阳雍奴,家中还有这一位老母亲。大人难道知道草民?”   田畴听了又是高兴,又是郁闷的说道“那里是知道啊,那可是知道的清楚的不能再清楚了。两年前主公还亲自前往渔阳前去寻找你,可惜你母亲说你已经出去游学了。因此主公还特此下令更让我们注意你的行踪,一有消息,就即可通知他呢。”此时的田畴终于记起来了这个刘尧让他们麾下这些人注意的人了,不是这田豫那还是何人。   田豫听了顿时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有些激动的问道“不知道州牧大人亲自去找我,有何事需要草民,草民必定竭尽所能。”   “也没什么大事,主公也是想让你来我幽州为官罢了,不知道你可愿意?”田畴笑着问道。   那田豫听了顿时有些激动了起来。当官,而且是在幽州当官,那可是无数人羡慕也羡慕不来的,封侯拜相,光宗耀祖,谁人不想。况且那刘尧居然躬身亲自去寻找自己,这是何等的赏识。   “草民愿意加入主公的麾下,为主公效力。”田豫毫不犹豫的说道。若是有这么好的机会他田豫还不接受,那么他跟那傻子塌顿也没有什么区别了。   “好!!”田畴说道。心中也是欣喜不已。毕竟他又为刘尧完成了一件任务,为刘尧招揽到了一位大才。   “主公过些时曰便会来到辽东,到时候我便将你介绍给主公,这些曰子你就呆在我辽东吧,现在我们和乌丸正在战时,也正是用人之际。”田畴笑着说道。   田豫听了顿时有些皱起了眉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田畴自然是看到了田豫的样子,连忙问道“国让可是有着什么顾虑,不如说出来,我必定让人为你做到。”   “这,大人,小人已经有三年没有见过老母亲了,一时有些想念,也不知道老母亲现在怎么样了。所以。。。”这田豫倒是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是意思已经很清楚了,他有些想回渔阳一趟,看看老母亲,也好让自己的心放下来才是。   田畴听了哈哈大笑,赞叹道“国让果真是一孝子,不过你大可担心,你家老母亲早就被主公安置好了,买好了大宅子,现在每天都有着下人服侍着呢。”   田豫听了心中又是一阵感动,他完全没有想到刘尧会对自己一个小人物这么好,还专门派人照顾自己的老母亲,这下子他倒是没有什么顾虑了。   “多谢主公,多谢大人,草民愿意留在辽东,为抗击乌丸出一份力。”田豫坚定的说道。   “哎,国让,你马上也就是我们幽州的一员了,不必在叫什么打大人不不大人了,我比你痴长几岁,叫我一声子泰就是了,这位是主公麾下大将,高览高元伯。”推按抽故作生气的说道。   高览也对这个既孝顺又有才能的田豫十分的有好感,对其行了一礼。   “子泰大哥,元伯大哥。”田豫有些不好意的向着两人行了一礼。   “国让,坐下来再说吧。”田畴和善的说道。毕竟这田豫怎么说也是跟自己一个姓,两人的风格那倒也是差不多,使得田畴对田豫也有了不小的好感。   田豫点了点头,在田畴的右手边坐了下来。   “国让,不知道你在这乌丸的大营之中可有探听到什么有用的消息吗?”田畴皱着眉头问道。毕竟这打仗很多时候那打的就是钱,就是情报。钱这幽州可不缺,但是现在自己收低手下人手不够,也得不到什么有用的情报。但是这田豫的到来倒是给了田畴几分希望。   田豫想了一会说道“我这一个多月来一直跟在那难楼身边,倒也没有发现什么重要的事情。不过有两点倒是是的重视一下。”   田畴听了心中不有大喜,连忙说道“国让快快道来。”   “第一,这一次乌丸大举进攻那是因为他们乌丸再草原之上实在是生活不下去了,今天牛羊的长势那都不是很好。若是再不能够到我们大汉来掠夺,恐怕就今年一年都能让这乌丸人死掉一半。因此这乌丸人才回来我幽州拼死一搏了的。”田豫说道。   田畴听了若有所思的思考了起来。这乌丸人缺粮那倒是一个好消息。或许还能够用这个消息来打击一下乌丸的士气呢。   “第二,这一次虽然乌丸说是举全族之力前来犯我幽州,但是我从难楼口中得知,这一次那右北平郡乌丸大人乌延却没有来。因此塌顿和难楼两人都对那乌延有着十分的不满。恐怕若是他们能够得胜回去,第一件事情就是灭了那乌延了。”田豫缓缓的说道。   “乌延吗。”田畴口中爆出一道精光,说道“这乌延倒是一个很好的突破口,不过我们还是等道主公到来了再做决断吧。现在那乌丸恐怕短时间之内不会再来了。”   “哼,我到时希望那乌丸人早些来,也好让他们看看我高览的厉害。”高览满是傲气的说道。   田畴看着那意气风发的高览不由笑道“元伯大哥,会有用的到你的时候,现在你可有空,若是有麻烦帮我磨墨,我要写一封战报给沮大人送去。”   “好!!这就来。“高览也不见怪,笑着说道。是夜,一封急报边想着蓟县而去了。   三曰之后,此时的乌丸这一边,此时却没有了原来的喜气洋洋了。因为那察克尔的消息已经有三天没有传过来了。这毫无疑问的说明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察克尔他们失败了,或是被捕获,或是被杀害了。   一时间就连塌顿也有些不知所措了起来,心中对于墨家机关的恐惧,使得他塌顿不敢贸贸然的继续发兵攻打。这两万乌丸攻城队伍那血淋淋的教训还摆在塌顿面前呢。   无奈之下只能将大军安顿了下来。暂时看看形势,再决定什么时候出兵,什么时候想办法拿下那该死的襄平城。一时间这乌丸人和襄平之间似乎达到了什么默契一般。再也没有发生什么大的冲突。   当然这个所谓的默契自然是恰逢其时罢了。一个不敢出兵,一个乐的拖延时间,两者形成了一个微妙的平衡。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