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历史小说 第一百七十八章 机关到来
  而就在此时,幽州辽东襄平县,此时已经是经历过一场大战了,而此时襄平县城墙外,此时已经是一篇的狼藉了,到处都是鲜血,残肢断臂的,再看看穿着,那无疑就是乌丸人的打扮。而此时正有着不少的幽州军正在有条不紊的清理着这些尸首。   太守府之中,田畴确是坐在那里,脸上没有半分的焦急之色。虽然这一次乌丸是举全族而来的。但是他田畴倒也没有太过于担心。这么多年跟乌丸打过交道了,这田畴对于乌丸的本事,那可是十分清楚的,在野外或许还有着胜算,但是攻城,那乌丸人就是渣渣。   而且这襄平作为防御乌丸的第一道防线,自然是被刘尧巩固的固若金汤的,再加上他麾下还有着两万大军,以田畴他的本事,守上一月两月的那根本不是什么难事。到时候刘尧的等到大军一到,那就是乌丸人的末曰了。   “子泰,我回来了。”这时候一个身影走了进来。来人正是那高览高元伯。   “元伯大哥,我大军的损伤怎么样了?”田畴看见高览回来了,连忙迎了上去。这两人共事也有着许久时间了,因此两人之间的感情那也是相当不错的。   高览听了之后,不屑的大笑道“子泰,那乌丸人算什么,刚刚还不是被我们杀了个打败,丢下了一千多条姓命跑了。我军大概伤亡不过五十之数。”   田畴听了有些严肃的说教道“元伯大哥,万万不可轻敌,主公将这辽东交给了我们,我们万万不可让主公失望才是。这次毕竟是二十万的乌丸大军,而且还是抱着必死决心来的,我们必须小心再小心才是。”   高览听了有些姗姗的笑了笑,说道“为兄我明白了。”他对于这个比自己小了不少,但是整天却教训自己的田畴还是十分尊敬的。   “启禀太守大人,城外主公的援军来了。”这时候一个传令官跑了进来。   田畴听了一愣,这个时候的刘尧应该是在洛阳才是,不可能这么快就来到撩动了的。连忙问道“来者是何人?”   “是周将军,和裴将军。”传令官说道。   “原来是周仓和裴元绍那两个家伙啊。”高览听了笑着说道。这有援军来了,他高览自然是高兴不已。   “元伯大哥,快随我去迎接。”田畴也是笑着说道。说着直接走了出去。   而此时襄平县外,有着沮授手令的周仓和裴元绍两人早早的就直接进入了襄平,而此时田畴两人也正好迎了出来。   “子泰,元伯兄弟。”周仓和裴元绍两人对着田畴两人趁着嗓门的喊道,这就是刘尧麾下的气氛,只需要战时听从命令即可,其他时候那都是打成一片的氛围。   “周仓,没想到这一次是你带来援兵了。“高览上前砸了周仓胸口一拳,笑着说道。   周仓也不在意,随意的说道“我一个粗人懂什么带兵啊,沮大人就是让我兵马和东西来辽东而已,接下来我们当然还是要听子泰的吩咐了。”   田畴听了眼中精光一闪,连忙问道“周仓大哥,这一次沮大人,让你带来了多少兵马,还有东西,那是什么。”   “这一次俺一共带来了两万兵马,至于东西,俺也不知道是什么用的,只是沮大人让我一起带来的,说是子泰你知道是什么用的。”周仓挠了挠头,有些无奈的说道。随即转过了身,对着后面的人说道“你们几个,快去将那些个什么机关的东西给我带上来。”   没过多久,就有三十辆大车被将士们给拉了过来,而上面的则是一些像弩但又不是,奇形怪状的东西   “这是,藉车,连弩车,还有转射机。”田畴一看见这几样东西就叫了出来。这些正是墨家的那三样守城机关。早在两三年前就已经被墨天的研究院给制造出来了,只是为了不暴露秘密,一直没有怎么使用罢了。现在沮授知道了这辽东的情势,因此就直接让周仓他们随着大军一起押送来了。   “子泰,这些就是研究院出来的守城机关吗?”高览问道。他虽然对于研究院也一直有所耳闻,但是他一个武人,对于这些还真的不是十分的了解。不过光看这些机关那巨大的体型,那就是到一定是威力无比了。   “元伯大哥,这研究院出来的东西,那一定是精品,这下子那些个乌丸人有苦头吃了。而且有了这些宝贝,这辽东无忧矣。”田畴看着面前的各四十架的机关,笑着说道。这田畴跟着刘尧那也比较早了,因此对于刘尧搞出来的这些个发明那可是十分有信心的。   而周仓,裴元绍,高览看着田畴笑着那么开心,也知道乌丸人有的倒霉了,当即跟着田畴一起大笑了起来。   是夜,田畴就已经从周仓带来的一份信中,知道了这些机关的用法,当即令人将其安置在了城墙之上,并且派人前去熟悉起来了。只等着乌丸人再来攻城,给他们一个迎头痛击了。   而与此同时,距离襄平外二十里地的一处营地之中,此时的乌丸人正驻扎在此处。   而此时乌丸大营主帐之内还是一片灯火通明的。   “混账,是谁让你擅自出兵的。要是打赢了,那就算了,但是现在却白白损失了一千的人马,你这是要气死我啊。”就在这时候一个暴怒的声音传了出来。   而此时大帐之内,正有着四个人的身影。作为主位上的就是现在乌丸的暂代大王塌顿了,而坐在其左下手的就是上谷郡乌丸的大人难楼。   而那个暴怒的声音则是来自于辽东属国乌丸大人苏仆延,至于被骂的那个倒霉蛋正是苏仆延的亲生儿子苏尔公了。这一次被田畴他们打退了的正是和苏尔公的兵马。此次正是他擅自出兵,才会被田畴来了一个迎头痛击的。   “父亲,我只是想要证明给你看,我也是乌丸的勇士而已。”苏尔公不满的辩解道。这苏尔公也是一个没本事的顽固子弟,因此也被苏仆延看不起,这一次也是想要证明一下自己罢了,没想到却遭逢一败。   “混账,你还敢说!!”说着苏仆延就想要一巴掌抽上去。   “哎,苏仆延,算了吧,相信苏尔公也不是故意的。”这时候塌顿出言阻止了。毕竟在这大帐之中来一出严父教子的戏码也确实不太合适。   苏仆延听了也停下了手,对着苏尔公恶狠狠的说道“你给我滚回去,没有我的命名,不得出大营一步。”   那苏尔公早就被他父亲给吓到了,听到了这句话犹如得到了大赦一般,飞一般的离开了大营。   “大王,这一次的事情都是我那逆子的错。”苏仆延说道。   “算了,不要说这个了,一千的兵马对我们来说不算什么。”塌顿随意的说道,“我们还是应该好好的商议一下,应该怎么攻破着襄平县才是。”毕竟这襄平现在才是他们的燃眉之急。其叔父丘力居七年时间都没能解决这块硬骨头,他塌顿对于这襄平那也是头大不已。但是也是无奈,不攻破襄平,那么等着他们乌丸的恐怕只有自生自灭了。   “哎,这一次我们乌丸可以说是倾巢而出,若是不能攻破襄平,还真不知道这个冬天该怎么过了,不知道又是多少兄弟会饿死冻死了。”难楼也无奈的叹气道。   “哼,我们几个的兵马全带来了,但是那乌延却说什么也不肯出兵,待我们解决完了那刘尧小儿,回去之后一定要将乌延解决了才是。”苏仆延恶狠狠的说道。   至于这乌延则正是右北平郡乌丸大人。这一次其余三方都出兵了,唯独这乌延无论如何不愿意出兵。   “不错,这种背叛我们乌丸的家伙,等我们回去了之后一定要灭了他才是。”难楼同样恶狠狠的说道。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